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飞碟

日期:2017-10-05
    点击:66
分享到:

梦境


  梦境一:夜晚,我躺床上,忽闻电闪雷鸣,起身奔向阳台。开阔的视野中,见一前一后俩飞碟,对着下面的建筑噼里啪啦滋滋放电,顿时居民区浓烟四起,变成烧土一片。

  梦境二:飞碟中,器械室内,一矫健的女间谍及一小女孩,为了躲避探测机器人的发现,屏住了呼吸。但就在机器人将触头伸向小孩时,小孩受到惊吓,功亏一篑,喊叫了起来,机器人发现了呼吸,将有外来入侵者生命迹象的信息传送给了总部。飞碟内顿时铃声大作,成群装备精良的黑机器人跑步奔来。

  梦境三:帅气的男性总指挥,对着一个木乃伊一样空壳子的上半身机器人,沉思了半响,在考虑究竟要不要脱离这个充满战争的世界,他想念自己在家的三个小男孩了。最终还是将机器人的手臂挽起一只放在了机器人的心脏部位,穿越回了自己的家。三个三、四岁的孩子欢呼着迎接爸爸的回归。

  梦境四:在总指挥的家乡,当女间谍还不是女间谍时,被坏人俘获,她拼命挣扎,但坏人还是反扭着她的手臂,撩起她的裙子,想要侵犯她。忽而我化作电视观看者,受不了女人被强奸的那种惨叫,顿时感到一阵锥心之痛,换台。

  梦者资料:女,25岁,在校心理学硕士研究生。梦者曾生活在冲突性的父母原生家庭中,梦者有男朋友,同时与较多的男性保持不同意义的情感接触,但关系较为表面,肤浅,不深入。


讨论(片段)


  南岛:看梦中的飞碟,一前一后,攻击性极强。如果将飞碟看成是人,你生活中有谁有这样的攻击性?

  梦者:我妈和我?哈哈,我生活里比我攻击性高的就是我妈了。

  南岛:你们家的女人,都天马行空,像飞碟?有点不好理解哈!

  梦者:那——,飞碟万一是事件呢?

  南岛:那是什么?

  梦者:哦,飞碟是来自外太空的生命,所以一定与人有关…做这个梦之前,我出去骑车,撞人了,那个自行车是一个喜欢我的人的,我怀疑潜意识里,我有可能是故意想摔的……。

  南岛:别别别!别跑,停一下,你又要胡思乱想了。还是回到梦的材料上来。你想像一下,小时候,我估计那时你还没有太多的攻击性哈。因为你躺在床上(婴儿时期),所以,你父母之间的冲突是有可能的。那叫——,父母打架,孩子遭殃!

  梦者:打架吵架,常有的事情,我都漠视他们的冲突了。现在还是有,不过不像我小时候冲突得厉害了。

  南岛:哦。

  梦者:那个撞车的家伙,算是有攻击性的外来入侵者么?当时我摔了,腰部擦伤,然后就上他家(我喜欢的那个)消毒包纱布,酒精我下不去手,他给擦的药,疼得我龇牙咧嘴,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高兴,其实我也有点高兴,关系进了一步。

  南岛:你的梦,太玄妙,你对自己的觉察,有些夸张与跳跃,我真的得不到一个线索,你只管使劲地说,我被你说的更迷糊了。晕啊!等我自己琢磨琢磨吧。

  梦者:自己对自己的觉察,有些夸张与跳跃?你说这个梦是我的觉察?这个梦有些夸张与跳跃么?

  南岛:别说话,我在看你的梦。(片刻之后)梦,第三段,几个孩子——三个小男孩——不好理解,你们家有几个男人?

  梦者:就我爸。

  南岛:三个小男孩,你的理解呢?你生活中的男人,和你近的都列出来,有几个?

  梦者:我醒了之后,在记录这个梦的时候,就是想到的贝克汉姆家有三个小男孩, 最近终于要生另外一个小女孩了——。你说的和我关系亲近?

  南岛:嗯。

  梦者:你算不算?

  南岛:我怎么知道?我倒希望算啊,可惜我说了不算!

  梦者:反正,和我很近的男人,男孩,老男人,老男孩,一大堆,很多!感谢A,感谢B,还有C,D,E,F。哎呀,你叫我怎么说啊!

  南岛:这麽说就对了。三个小男孩,就是指“很多小男孩式的男性”。因为“三”象征多,三人为众嘛。

  梦者:贝克汉姆这人,我一直觉得是花瓶,后来突然看到他年轻时的照片,有种阳光的美,然后他很爱自己的孩子……这和梦中的“总指挥”有关。

  南岛:嗯,好像是吧。最后一个敏感问题:你在小时候,有被人性侵犯的事情吗?

  梦者:有。

  南岛:谁干的呢?

  梦者:一个小哥哥。叫我们几个小女孩在楼梯上,脱掉裤子,他露出小JJ尝试大人之间的动作…在我3岁多的时候,但是不成功哈,他当时大概7岁左右吧。

  南岛:哦,不过这算儿童性游戏。好了,大概不需要其他的资料了。我整理一下,再回过头来解释梦。

  梦者:好滴,谢谢向老师!我很好奇,这个梦能解出什么来?

  南岛:试一试吧。

  梦者:好!等你的解释。


解析


  梦的第一段是在说你小时候的经历:你和父母的关系。“躺在床上”,既可以指你婴幼儿时期的状态,也可以指你处在一个弱小无助依赖于父母生存的状态。“飞碟”,一前一后两个飞碟,发出攻击性的能量,这两个飞碟就是你的父母。他们摧毁的是象征“家”或“家园”的地面上的建筑物——民居。至于为什么是代表外来入侵者的飞碟,不难理解,那是因为,在你几岁之后,就能识别自己和父母的区别,对你来说,他们就是客体,外来者。当然,在你以后的生活中,你从他们身上内化了某些特质,自己也变成了“飞碟”这种具有攻击性的人。其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很多,他们对于“家”这个概念,以及对于具有归属性的关系,是持否定或者反对的态度的,他(她)们都像飞碟一样天马行空!

  梦的第二段,是你对自己这种具有攻击性的人的内心世界的探索,在梦中表现为进入“飞碟”的内部,也就是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探究其中的奥秘。这一段中的“女间谍”和“小女孩”,皆指你自己人格的两个侧面:学心理学的这个身份,就是女间谍,而你身上的孩子气的我,就是那个小女孩。

  进入自我的内心世界,并探索其内在的真实,是有风险的。所以,你只能悄悄潜入(间谍),并防备自己防御机制或理智化的自我的察觉。注意,梦中的“机器人”象征你缺乏情感色彩的冷峻的理智角色。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学问、科学、逻辑与规则,甚至是一些强迫观念,阻碍了人对自己的感悟,妨碍了对心灵的情感关怀,压抑了情绪的表达。你对这些类似于“机器人”的东西是戒备的,但是,你还是未能幸免“被发现”而受到惊吓,因为你的情绪表达(呼吸)暴露了你自己内心的真实…。梦中的“黑机器人”象征了“超我”以及冰冷的理智。

  在梦的第三段,你对自己“机器人”的一面有了更进一步的描述:“木乃伊一样”、“空壳”、“上半身”,这些词组就是在定义“机器人”,并赋予它相应的意义:

  木乃伊——失去生命活力的人体;

  空壳——缺少内涵或内在体验的人;

  上半身——缺少情欲与本能冲动表达的人。

  这样的人,这样一个女孩、女人,她的攻击性从何而来呢?显然来源于理智,产生于思想与思想的博弈,理智与理智的对抗,空想与空想的纠缠!我想,这便是你对你所面对的自我世界的切身感受。于是乎,那个代表父性(或父亲)角色的男人——总指挥——陷入思考与选择:要不要放弃冲突,回归本能与爱呢?

  也许你要问我:“难道我是个男人不成?”我的回答是:“你是,也不是!”

  我们知道,在精神、心理与情感层面,女人从来就不是天然存在的,女人是成为的。而在“成为女人”的道路上,作为“彼者”或“外来者”的父亲,充当着帮助孩子完成“母子分离”的重要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也许没有完成“成为女人”的性别分化过程。因此,你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你只是一个孩子!但你需要一个“具有诱惑性的理想父性特质的男人”进入你的内心。这就是梦中的那个可以让你联想到贝克汉姆的“帅气的总指挥”。

  这个男人——理想的父亲,是个真正的外来者,也是你内心的一部分,他对众多的孩子怀有爱的牵挂,他让你关注自己的内心(将机器人的手臂挽起一只放在了机器人的心脏部位),那些迷失了父亲孩子,完成了父爱的回归,迎接父亲的归来。我想,这是你内心最重要的觉醒。

  梦的第四段,则是对你幼年性的创伤经历的一个回顾,指出了成为女人之所以艰难的症结所在。也许,正是因为对性的恐惧,对失去的父性关怀的失望,对伤害你的男人的愤恨,以及伴随这种伤害而产生的羞愧感,妨碍了你顺利地成为女人……。


               (南岛/黑风)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电话咨询: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