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弗洛伊德“狼人”个案的面具分析

日期:2018-04-04
    点击:27
分享到:

  “狼人”之所以被称为“狼人”,是因为他做过一个与狼有关的梦:
  “我梦见一个夜晚,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的床设在窗下,而窗外就是一排胡桃树。我知道,梦里的时间是在冬夜)。突然间,窗户兀自开了,吓了我一跳,然后我就看见窗外的一棵老胡桃树上坐着一群白色的狼,大概有六七只。这些狼通体白色,它们看上去更像是狐狸或者牧羊犬,因为它们都有狐狸一样的大尾巴,而它们的耳朵也都竖着,那样子就像是正专心看护什么东西的狗一样。这些狼明显是要来把我吃掉,这让我非常害怕,于是我大叫着惊醒了。我的保姆赶忙来到我床边,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好一段时间我才相信那不过是一个梦,因为洞开的窗户和坐在树上的狼的样子都是那么的清晰而且逼真。最后我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感觉自己已脱离了危险,于是重新睡了过去。”
  “整个梦境都是静止的,唯有那扇窗的开启打破了这片宁静。狼群在树上一动不动地坐着,从左到右排开,全都直直地看着我,好像它们都把全副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我想这就是我的第一个焦虑的梦。当时的我只有三岁或者四岁,绝对不会超过五岁。从那时开始,直到我十岁、十一岁的时候止,我总是提心吊胆,害怕会在梦里看见可怕的东西。”
  弗洛伊德是这样解释这个梦的:18个月大的时候,孩子目睹过父母做爱的情景,他们穿着白色的内衣,或者什么也没穿(因为是白人,皮肤比较白),像动物那样,采取“背侧性交”。他看到了父母的生殖器,发现母亲的生殖器像一个“伤口”,这成为日后“阉割恐惧”的一个理由。因为阉割恐惧,通过反向作用,那些狼都长着狐狸一样的大尾巴。窗户打开,其实是他睁开眼睛。他看着父母做爱,通过置换,变成了父母或白狼看着他。父母尽情做爱,也通过反向作用,变成了“一动不动地坐着”。
  当然,这个梦还有其它来源,如童话故事“小红帽”、“狼和七个孩子”、“裁缝和狼”。“裁缝和狼”的故事是他的爷爷讲给他听的:有一个裁缝正坐在屋里工作,突然窗户呼地打开,一头狼跳了进来。于是裁缝用自己的量尺猛打它——不对,病人自我纠正说,其实是裁缝抓住狼的尾巴,把它拎起来扔了出去。这头狼大受惊吓,逃跑了。不久之后的一天,这位裁缝到树林里去,突然发现一大群狼正向自己聚拢,于是他爬上一棵树,这才暂时躲过一劫。起先那些狼都拿他没办法,可是那头被裁缝打伤的狼——它也在其中,还很想报仇——向狼群建议说,它们应该以一个站在另一个背上的方式叠起来,直到最后一个可以够到那个裁缝为止。于是这头狼自己——它是一头强壮的老狼——作为了高塔的底座。狼群依计行事。然而那个裁缝已经认出了那头老狼,知道它就是曾闯进他房间并被他教训过的那头狼,于是他突然间心生一计,像上次一样大叫起来:“抓住大灰狼的尾巴!”那头已经失去尾巴的狼听了这声喊,一下子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于是它在惊吓中倏地跑开,让其他的狼都摔下来,跌作一团。
  在“裁缝和狼”的故事里,群狼叠罗汉,底下那只老狼代表母亲(因为它没有“尾巴”),上面的狼代表父亲,叠罗汉等于背侧性交。
  18个月大的那一幕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子里,形成“客体表象”,也就是人格面具。一个是“雄人”面具,来自像动物一样采取“背侧性交”的父亲,或者像人一样站立的动物,譬如狼;一个是“雌人”面具,来自翘着屁股、有“伤口”、被插入的母亲。这两个面具都属于复合面具,是父母和动物的混合。
  “狼人”之所以被称为“狼人”,还有一个原因是,做了那个梦以后,他非常怕狼,得了“恐狼症”。
  在一本图片书上,他看到一幅画,画上是一头人立行走的狼。每次看到这幅画,他就会惊声尖叫。他害怕那头狼会走过来将他吃掉。他的姐姐知道了他的弱点,就时常利用这点来折磨他。
  就在那段时间里,他也对其它动物产生了恐惧,不论是大型动物,还是小型动物。有一天,他看见一只漂亮的大蝴蝶,翅膀上有黄色的条纹,翅尖上还缀满了斑点,他就追着这只蝴蝶,想抓住它。突然,一种恐惧将他攫住,那只蝴蝶在他眼中一下子变得可怕起来。于是他放弃追逐,大叫起来。病人也在看见甲虫和毛虫之时感到过恐惧和厌恶。
  昆虫的特点是“变态”,从毛虫变成蛹,再变成成虫,可以用来象征“变性”。狼人兼有雄人面具和雌人面具,常常在两者之间徘徊不定,所以害怕自己变性。
  在荣格派看来,昆虫的“变态”象征“转化”(又译“变形”),也就是成长和自性化。狼人害怕昆虫,就是害怕长大。
  但是,他也怕马。这就无法用“变性”或“转化”来解释了。
  怕常常会转化为恨,克服恐惧的方法之一是攻击对方、战胜对方、消灭对方。所以,狼人经常折磨甲虫,还把毛虫切成几段。他也很喜欢欺负马。
  其实,大型动物代表父母,小型动物代表自己。害怕狼和马就是害怕父母,害怕昆虫就是害怕自己,因为他已经内化了父母。
  他最怕人立行走的狼,就是怕背侧性交的父亲,说明他把自己置于“被插入”的地位了。这是“变性”的表现,也是他所害怕的。害怕变性就是害怕被阉割。
  按分析心理学的观点,阉割恐惧可能来自集体无意识,与个人经历无关。但是,个人经历可能会起到诱发或激发的作用。有一次,他当着保姆娜嘉的面玩弄自己的阴茎,娜嘉严肃地告诉他那种行为是很不体面的。她还说,那样做的孩子都会在那个部位留下“伤口”。还有一次,他和父亲外出散步,遇到一条蛇,父亲用自己的手杖把它切成了几段。他还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出自《列那狐的故事》):在冬天里,狼想要抓水里的鱼,于是它就用自己的尾巴作饵,结果却让尾巴冻结在冰里,断了。
  阉割恐惧,意味着狼人已经初步完成男性的性别认同。如果不以男人自居,不渴望成为男人,不为男性身份而自豪,是不会害怕变成女人的。
  同时,他又内化了父亲,喜欢背侧性交,对女人的臀部兴趣极浓,常常会因为一个女人翘着屁股而产生性冲动,并且爱上她。而翘着屁股干活的往往是没有文化、社会地位比较低、脑子也不怎么聪明的女佣人。
  总是爱上女佣人,弗洛伊德认为也是反向作用,因为他的姐姐很聪明。他先是迷恋姐姐,被她拒绝,才转向女佣人的。那个女佣人跟他姐姐同名。

 

(原文作者:老黄)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