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释梦第6讲:梦伪装与移置作用

管理员 2018-10-31
    浏览:1605
分享到:

  我们本以为,只要了解了梦的象征语言的本质,熟悉了梦的凝缩机制及其象征手法,便可以对梦进行准确的意义还原了。然而并非如此。尽管象征以及凝缩作用是造梦的主要手法,但它并不能涵盖梦运作的全部手段。对梦象或意象的准确理解,并不必然带来对梦的完整阐释,而后者所具有的价值,才是分析师们所看重的。

  完整地解释一个梦,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我遇到一些学员,他们可能接受过系统的象征训练,或者具有良好的直觉,或者热衷于在浅催眠状态下的意象对话,因此在听完(甚至没有听完)一个梦的叙述时,就能够马上抓住梦中的某些个意象或象征,进行感受、分析、阐述,并发展出一大堆的意义出来。但是,他们却忘记了另一项分析工作,即告诉我们:这个梦到底在讲述关于梦者的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就好比我们没有把一篇外文翻译完,就开始讨论并扩展其中的一些句子或段落的意义,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遇到这种情形,我会提醒大家:别过早兴奋,别玩意象,也别想象太多,请回到梦的文本上来!

  梦主要通过“凝缩与象征”来表达意义,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忽视梦的另一重要过程,那就是梦的“伪装”。弗洛伊德假设,在每个人的内心有两种心理力量对梦的运作构成决定性影响,第一个力量是“愿望表达”的梦的内容,即梦思或梦的隐意。第二个力量则是扮演“检查者角色”的梦的稽查制度。他进一步指出:“凡能为我们所意识到的,必得经过第二个心理力量所认可;而那些第一个心理力量的材料,一旦无法通过第二关的话,则无从为意识所接受,而必须任由第二关加以各种变形到它满意的地步,才得以进入意识的境界。”弗洛伊德的这段话说出了梦境进入意识的两个必要条件:

  其一,梦借助于图像材料能够准确表达梦者的愿望或梦思;

  其二,梦能够经得起睡眠状态下梦者内心的道德审查。

  关于第一个条件,仅仅利用“象征手法”和“凝缩机制”配合以“写实”和“写意”的叙述方式,就可以得以充分满足。但要满足第二个条件,就必须使用“伪装”了。弗洛伊德把梦的伪装说成梦的“变形”或“改装”。实际上,梦的伪装不是指某种单一的手法,它包含了一系列纷繁复杂的伪装技术,我们可以把它们统称为“梦的移置作用”或“梦的转移”。“移置”基于梦的伪装需要,它是继“凝缩”之后的梦的第二个运作机制。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梦的“凝缩”与“移置”是梦者造梦的主要运作机制,也是我们解梦时的两大艺匠。

  那么,怎样来理解梦的移置这个概念呢?弗洛伊德说:“在梦形成时,那些在梦思中具有强烈兴趣的重要内容,往往成了次要部分,而被一些无关紧要的梦境所取代……在梦的各单元中,出现了心理强度的转移”,这就是移置。通俗地说,移置就是梦者将所要表达的具有重要精神价值的内容隐藏在一些相对次要的,无关紧要的,甚至容易被忽略的梦境片段中。

  不过,弗洛伊德关于移置的概念在理论和操作层面都存在一些明显的缺陷。首先,这个概念的范围太小。将重要的梦思隐藏在看似无关紧要梦境片段中,仅仅是具体的移置的手法之一,可以称之为“避重就轻”策略,但它并不能囊括梦伪装的诸多手段。其次是这个概念不能够准确反映“精神能量转移”这个核心内涵,而这恰恰又是弗洛伊德在梦的分析工作中所一再强调的事实。

  这里,我给出“移置”的一个比较完整的定义,即:梦的“移置作用”是指,梦者使用包括“替代”、“避重就轻”、“内容缺省”、“似是而非”、“掩饰性改装”等在内的一切可能使用的伪装与防御手法,将某种不符合道德要求的、危险的梦思或欲念,以某种安全的方式,或者将其转移到安全的、容易被忽略的对象身上,以此通过梦的审查。使用移置作用的根本动机是逃避梦的道德稽查,它是针对梦的审查制度所产生的内在的精神自卫。

  用一个形象比喻来描述移置过程,是这样的:梦者张三驾驶一辆“客货混装”的卡车(梦思),其中有一些是“违禁物品”和“嫌疑人员”,他正从“潜意识”出发前往“意识”的入口。突然他发现在入口处设有一个“检查站”,有“稽查官”专门查看车上的人和货物。慌乱中,张三利用手中现成的化妆工具或伪装材料,很快地对违禁品和嫌疑人进行了一番“伪装”。于是乎,在一阵心紧与焦虑中,或者在侥幸的喜悦中,张三的车顺利地通过检查站,进入了意识……。

  你可能会追问,梦者张三接下来他会做什么呢?我想他可能独自在家体验蒙混过关的心跳与后怕,也有可能会将车上的人和货物直接运至某某心理咨询机构,接受分析,去掉伪装,还原本相,最后自然是真相大白了!

  以我自己释梦的体会,坦诚地说,相对于“凝缩与象征”手法而言,在一个梦中发现并理解梦的“移置与伪装”则更为困难。因为凝缩与象征是潜意识表达意义的习惯,移置与伪装是潜意识的诡计。这里,我将用一个简短而又比较典型的梦例,来说明梦的伪装机制(又称梦的改装)以及所使用的移置手法。

  有一位20岁的正在念大学三年级的女孩,她说她有一位许多年未见面,比她年长十多岁的堂兄,是她大伯的儿子,现已成家立业。因堂兄在另一城市生活,梦者对他的情况所知甚少。她在接受心理治疗期间做了一个与这位堂兄有关的梦:

  “有一个既像排球又像足球样的球(比实际的足球要小一些),浮在斜坡下的一个水塘里面,我像电影中会轻功的女侠那样,脚踏水池,飞身过去,将球捞起,送还到了堂兄的手里……心中无比感动。

  梦者醒后觉得奇怪,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其实何止是梦者,即使分析师也感到有些茫然。不过幸好我们有象征分析的经验,不妨先来看一看梦中出现了什么图像:首先是类似于“足球”或者“排球”样的“球”,然后是“斜坡”以及下面的“水塘”,接下来就是“脚踏水池、飞身捞球”的动作,剩下的就是将球送还给“堂兄”。梦很简洁。

  读者应该不会按梦的显意来解释梦吧!因为这样的解释等于没有解释,而且谁都会,也很荒唐:不仅世界上没有这样的足球,而且梦者本人也没有“脚踏水面,身轻如飞”的功夫;即使男人们在玩球的时候,一不小心让球滚落到池塘里面,一般也不会由一个女人来舍身救球,这是普通的生活逻辑。所以我判定,梦是在通过显意来表达另外的隐意。

  既然如此,我们先依据梦者的“自由联想”资料来尝试一下象征分析,看能不能顺利找出梦所隐藏的意义。

  球——梦者说不是一般的球,而是既像排球又像足球的球,但比实际的足球要小一些,好像是从斜坡滚下来的球(梦中并没有交代这一过程)。对“球”的联想:足球是具有很强对抗性的体育项目,射门是其最终目的,由此从“球”联想到“男人的性”。或者说处于性关系中的男人。梦中的“球”是某个男人“丢失的自我”。

  水塘——联想到有容纳性的女人,女人的性与情,用来象征女人的情感状态,它涉及女人的包容性等等。球浮在水塘里面,可能象征了一种关系: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怀里,或者被女人容纳。

  轻功——有了这个功夫,就无需进入水塘被水打湿,且不会掉到水塘里面,就可以轻易将球捞回来等等。通过一番对话,梦者想到这可能指“以某种非凡、体面而高雅的方式,在不和某个女人发生关联的情况下,将那个男人找回来”的意思。

  堂兄——梦中的球与他有关。堂兄是大伯的儿子,是梦者幼年记忆中的“大哥哥”,但以后和他并没有特别的情感牵连。关于堂兄,梦者说他生活在外地,婚姻与家庭生活正常,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资料。

  根据象征分析,我尝试将上面这些材料的象征意义串起来,将梦的显意直译为下面的隐意:

  “我看到堂兄作为一个男性处在和一个女人的情感关系或两性关系中,我用某种非凡、体面而高雅的方式,在不和那个女人发生关联(譬如冲突)的情况下,帮堂兄将丢失的自我找回来,让他回到原来的状态……心中无比感动。

  表面上看,这是一个不错的解释文本,但却遇到几个与梦者的生活事实不符的问题:⑴、与现实不符,如果把梦中的“水塘”解释为“堂兄的妻子”,梦者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要破坏他们的婚姻关系,将堂兄和他的妻子分开。⑵、如果把“水塘”理解为堂兄在婚姻之外的另一个女人譬如“一个情人”,梦者“捞球”的行为貌似合理,但梦者却并未听说过堂兄有这样的“出轨”事件,既然如此,堂兄、球和水塘的关系就仍然是一个疑案。⑶、梦者与堂兄在现实中并无特别的感情。梦者认为,即使堂兄遇到困难,遭遇情感问题或事业方面的问题,也不该由她来帮助解决。⑷、梦中的“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梦境没有作相应交代。显然,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梦的分析就没有说服力。

  释梦是一份精细工作,好比你对一台机器的“拆卸”、“清洗”、“复原”和“组装”过程,当你完成对各个零部件的分析与处理,让它们回归本色,再重新“装配”回去的时候,严格地说,不能多出一个零件,也不能落下一个零件,必须丝丝入扣,恰到好处。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的境界,我也很难做到。把梦这台“机器”组装不好,是常有的事情,究其原因,除了资料不全之外,主要是对梦的“移置作用”不了解,忽视了梦的伪装或称改装机制。

  在这个“捞球”的梦例中,存在着典型的“移置作用”,包括替代、缺省、避重就轻、掩饰性改装等惯用手法。我先将它们一一列举出来,以便你对梦的移置与伪装有一个具象的了解。稍后我再来介绍梦者相关的临床印证材料。

  伪装性替代——或称为“置换”,即:将梦中的某个人物替换成另一个人物,以此掩盖梦思的真实所指。这个梦中,因为梦者的父亲是大伯的弟弟,堂兄是大伯的儿子,梦者方便地用年长许多的“堂兄”替代了自己的“父亲”,误导我们去着力研究梦者堂兄的资料。

  内容缺省——或称为“隐藏”,即:省略、遗忘或者隐藏一些重要的梦境片段,使原本完整的梦变得“有头无尾”或“支离破碎”,以此逃避梦的道德稽查。这个梦中,关于“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任何描述,但却留下“排球”、“足球”、“要小一点”、“斜坡”等碎片式描述,很容易被我们忽略。

  避重就轻——或称为“主次颠倒”,即:将重要的梦境及材料一语带过,表现出微不足道的态度,而对另一些次要的梦境或材料则进行详细叙述与补充,以转移“稽查官”的视线。这个梦中,梦者在报告梦前说自己的大伯有一个儿子云云,唯独没有提及自己的父母和原生家庭的任何情况,就是在主次颠倒,以造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防御效果。

  似是而非——或称为“模糊化”,即:将梦中的某些图像和材料,进行似是而非的描述,增加理解的难度。譬如,我们常常在梦中设计出一个陌生人,但又感觉到这个人是自己的朋友或亲人;或者明知梦中的人是谁,但却看不清他的面容,不能确认其真实身份等等。这个梦中,最为似是而非的是对那只“球”的描述,以至于你搞不清楚究竟是排球还是足球,抑或是别的球。

  掩饰性改装——即:以神圣化、诗化、夸张、戏剧化等手法,掩盖梦者某种危险的欲念或企图。譬如,曾有一个女性用喷水池里面长着粗壮花茎的一朵含苞欲放的深红色的“玫瑰花”来象征“男性性器官”。这个梦中,像女侠那样“脚踏水池”、“飞身捞球”这个动作就隐晦地表达了对“水塘”这个女人的轻蔑或贬抑态度。

  好了,阅读到这里,也许你已经快没有耐心了。现在请放松,让我补充一段和梦者分析谈话中谈到的关于梦者的生活现实的背景材料,然后再回到梦的隐意上来。

  在父母的眼中,梦者是一位“懂事”、“压抑”的女孩,她生活在一个充满火药味的冲突家庭,母亲是一位性格倔强、情绪激惹、心高气傲的女人,父亲的性格易于冲动,处理事情缺乏理智,致使夫妻之间争吵不断。这种家庭氛围严重影响了青春期的梦者与自己父母之间的情感沟通,她只能以沉默、回避与忍耐来“隔离”日益升级的家庭矛盾对自己情绪的影响。但是,最近的一件事情却让梦者不得不重新卷入父母的冲突中:母亲从外地打电话,告诉梦者,她的父亲有了外遇,和一个女人有了暧昧关系,母亲诉说自己倍受伤害……。

  依据这些资料,困扰我们的梦中疑案得到充分的解释:

  堂兄——暗指父亲。

  球与水塘的关系——暗指父亲与“婚外女人”的暧昧关系。

  足球与排球——暗指冲突的婚姻关系中的父亲的“性角色”,因为这些冲突发生在家庭内部,便可以用“球场之内”来类比。足球与排球这两种球类竞技,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球员们都试图将球“击出去”或者“踢出去”,以达到攻击对方的目的,而不会将球抓在自己手里。足球是男人们的项目,排球则男女都会玩(中国女排比男排更有名气)。而父母之间的争吵冲突是男女之间的混合竞技,所以梦者以“既像排球又像足球样的球,但比实际的足球要小一些”来描述自己父亲性角色。

  斜坡——是球飞出球场边界滚到水塘的中间地带,象征“父亲被母亲拒绝”以及可能“被踢出局”的过程。又因为斜坡是向下的地形结构,球在斜坡上会往下滚动,所以用来象征“情感堕落”过程。实际上,在这里梦者对父亲的出轨有一个隐含的解释,即:因为长期的婚姻冲突,母亲对父亲的拒绝,父亲被踢出亲密关系或被母亲赶出家门,于是他失去了自我控制,堕落了,在外面有了一个容纳他的女人。这一段重要意义在梦境中是被隐藏起来的。

  通过对“捞球”这个梦所使用的“移置”手法的分析,梦的“隐意”得到了增补、矫正与还原,其完整意义便符合逻辑地呈现出来了。

  应该说,这是一个“愿望实现”的梦:梦者在知道父亲情感出轨的消息后,对父母之间的关系感到无能为力与焦虑不安,于是潜意识编织出一个梦境,通过自己的介入,巧妙地将父亲从和那个婚外女人的关系中分离出来,让父亲恢复到自我节制与自我掌控的状态。梦者在梦中表达了对父母关系的重新理解与操心,以及对濒于破裂的父母婚姻关系的救助。只不过,这个救助的过程,不是发生在现实层面的,而是发生在潜意识层面,梦对这个现实难题的补偿性解决。

  不过,并非所有的梦都大量存在“移置作用”,一些梦可能经常使用移置手法,另一些梦则可能很少使用移置。移置使用的频率和强度,不仅与梦的类型和梦的思想内容有关,而且更主要地取决于在睡眠状态下梦者的道德稽查的强度,以及梦者的个人生活风格。相对于具有开放的价值观与道德观的人而言,传统、保守与防卫型的人,他们在梦中移置作用将表现得更为明显。

  在所有可能使用的移置手法中,人物的“伪装性替代”和“内容缺省”是最为常见的伎俩,除此之外的伪装术,可谓五花八门,难以一一列举,需要我们在释梦工作中积累经验,逐步归纳总结。

  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的“替代”都属于移置范畴,某些情况下的替代可能仅仅是象征性凝缩的需要。譬如,一个成人,在一个梦中,为了很好地描述自己在初中那个年龄阶段的自我状态,可能就会使用一个初中时代的同学,或者使用正在念初中的弟弟或妹妹的图像,来象征性地表达另一个自我。另一个需要注意的事项是,梦的“移置作用”与“凝缩作用”有时候是交织在一起的,难以截然分开。在“捞球”这个梦中,“足球”、“排球”这个图像,既凝缩了大量的象征意义,又移置了父母婚姻冲突的事实,它是两种手法的综合运用的结果。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后面的章节中进一步讨论。

  可能大家已经体会到,发现移置作用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这就引出一个问题:面对一个梦,怎样才能知道什么地方使用了移置?

  关于这个难题,我们只要明白移置的初衷,就不难找出发现移置切入点。不管一个梦使用了多么高明的手法来掩盖其真实的意图,但就其动机而言,移置作用无非是为了躲避梦的稽查而进行的伪装,而不是为了自欺。尽管,梦通过移置作用可以蒙混过关,使真正的意图不被“检察官”所觉察,并使梦境变得不是它本来的样子。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移置不会天衣无缝,它必然为“意识对梦的理解”留下“破绽”。这些破绽至少有三种表现:

  ⑴梦的“显意”即梦境显示出不可思议的荒诞性。

  ⑵梦的“隐意”在解释学上无法从梦者的生活事实中得到印证。

  ⑶或者表现为“梦的内容”与梦者的情感体验明显不符。

  只要出现上述三种情况之一种,便可以认定梦存在移置,顺着这些破绽留下的蛛丝马迹,我们一定能够找到破解其本意的线索。 


(南岛/黑风)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