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强奸及其后效应

管理员 2020-04-07
    浏览:576
分享到:

  被迫进行性交会给当事人造成严重的创伤体验。强奸的临床定义即是指强迫某人违反自己的主观意志而进行性交,这种创伤事件不仅可能造成抑郁、焦虑和恐惧等症状反应,也是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常见原因之一。

  在某些特定文化背景下以及特定人群中,强奸正以惊人的频率发生,而绝大多数受害者是女性。人们知道的强奸和实际发生的频率有很大的出入,这是因为许多已经发生的强奸因当事人的保密而不为人知。1999年美国的一项关于大学生健康行为调查显示,有20%的女生承认自己曾被迫与人发生性交。另一项临床观察(Falsetti et al,1995)指出,在惊恐发作(特异性焦虑症)的女性中,大约有94%的人遭遇过包括强奸在内的犯罪侵害。

  强奸施害者可能是陌生人,也可能是熟人。在陌生人强奸中,受害者会出现关于身体受伤和死亡的强烈恐惧。但在熟人强奸中,情形则比较复杂,她们不仅可能感到恐惧,而且会感到“被背叛”和“自责”:一方面觉得自己信任的人伤害了自己,另一方面又会觉得自己对所发生的事情负有责任,并感到内疚。当强奸发生之后,熟人强奸的受害者通常因为内疚、羞愧,因此对是否需要报案往往犹豫不决,因为她们会觉得是自己给了对方某种不恰当的错误信号,或者埋怨自己未能及早识别对方的不良动机。

  强奸会带给受害者造成怎样的影响,不仅取决于强奸事件发生的具体过程,也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受害者的年龄、阅历及生活环境。对于那些对性一无所知的小女孩来说,强奸会给她们留下生理伤痕并引发某种混乱体验,特别是——,当父母不让她们将事情的经过完整地讲出来,而只是要求她们忘掉强奸经历,则后患无穷。

  对于大多数的年轻女性来说,强奸会增加她们对男女关系的不信任感,并引发独立与依赖之间的冲突(这种情形也会发生在失恋和离婚事件之后)。因为一旦发生了此类事件,父母家人门总会倾向于要求她们待在家中,或者回归原生家庭,父母守候在身边。这种处置无疑会妨碍“通过恋爱而与父母分离”的正常成长过程。

  对于已婚的女性来说,强奸可能导致她们无法面对自己的丈夫与孩子,甚至因为自己的脆弱感而无法继续照看孩子。这个过程中,丈夫(或男朋友)如果不能为受害者提供情感支持、共情和理解,则会产生进一步的问题。对受害者来说,任何拒绝、责备、或者指向侵犯者的无法控制的愤怒,或者坚持要和她恢复性生活,都会严重地增加受害者的心理创伤。

  毫无疑问的是,强奸会给受害女性的生活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归纳起来,这种影响可能体现在以下5个方面:

  (1)身体不适,以及情绪上的高度警觉或易怒;

  (2)情绪焦虑、抑郁或低自尊,特别是带有性虐待、躯体虐待的强奸,会让受害者自尊心受到严重伤害;

  (3)认知失调,包括注意力受干扰、闯入性思维或表象等,对自我和他人的看法出现问题,严重觉得自己不安全;

  (4)攻击、反社会行为及物质滥用等非典型行为;

  (5)出现人际关系困扰,包括性问题、亲密问题及再次受到强奸伤害等问题。

  如何应对强奸,这个问题是受害者本人无法回避的问题。实际上,从强奸事件将要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时候,个体对强奸的应对就已经开始了。我们大致可以将应对过程划分为预期、冲击、创伤后退缩、重建4个阶段,看看受害者在不同阶段会有怎样的应对。

  预期阶段:当侵犯者“瞄准”某位受害者后,受害者可能开始觉察到危险的存在,但最初几分钟,受害者会启用“否认”等防御机制,以保持不会受到侵犯的幻觉:“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吧”或者“他也许并不是真的有那个意图”。

  冲击阶段:从意识到自己正要被强奸到强奸结束,受害者第一反应是对自己的生命感到强烈恐惧,这种恐惧远比对性行为本身的恐惧或伤害更严重。正是因为这种恐惧会产生某种“麻痹效应”,致使受害者的正常功能不同程度地被瓦解,甚至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不能动弹。这也是一些受害者在回忆自己被强奸的过程时会产生自责的原因,觉得自己“没有做出有效的反应”或“原本应该可以防范”而深感内疚。

  创伤后退缩阶段:强奸一结束,受害者便进入创伤后的退缩阶段。这个阶段有两种情绪风格:一是表达风格,二是控制风格。所谓表达风格即通过哭喊、啜泣和焦躁不安来表达自己的恐惧与焦虑;控制风格即对感受采取压抑方式,控制表达,努力保持一个平静、克制、受控制的假象。不论属于哪种风格,受害者都会对自己应对侵犯的方式感到内疚或自责,希望自己曾经反应得更快或反抗更有效。与此同时,受害者依赖感激增,需要鼓励和帮助,并在家人或朋友的支持和陪伴下做出其他安排。这个阶段也是对受害者实施心理干预的重要时期,一些受害者可能愿意并在亲人的陪同下接受创伤辅导。

  重建阶段:当受害者不再依赖心理辅导或者危机干预的时候,重建阶段就开始了。通常这一阶段的结束需要好几个月。重建并非忘记创伤不再痛苦,也不是“放下”什么,而是接受。换句话说,重建的本质是当事人不再排斥而选择接受“被强奸”这一事实。这个阶段由于受害者生活中的重要他人(譬如配偶)分担了她的这一痛苦,自我概念开始恢复。其典型反应有:

  (1)普遍采取现实的自我保护措施,譬如更换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等,保留合理的恐惧感和警觉意识。

  (2)强奸体验和表象仍反复侵入噩梦之中,这一症状很常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梦的内容会逐渐变得越来越具有现实指导性,直到受害者彻底摆脱掉侵犯者或可能受到侵犯的环境。

  强奸发生后,受害者容易出现各种恐惧症,包括对室内和室外特定环境的恐惧,害怕人群或害怕被人跟随,害怕独处以及对性充满恐惧,这是十分自然的反应,不应受到排斥。

  对女性受害者而言,获得来自女性团体的支持,以及接受“一对一”的创伤辅导是非常必要的。资料显示,比起“相信未来不会再次发生强奸”的女性,那些倾向于内疚自责、更多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被强奸”的女性,她们的创伤恢复过程会更为艰难。因此,在心理治疗过程中,不仅要帮助受害者暴露强奸的经历,而且要帮助她们处理这种隐秘的内疚和自责,对于受害者的康复而言,这是极为重要的环节。


(南岛/黑风)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