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女儿的家国情仇

向程 2021-06-13
    浏览:87
分享到:

梦者自述


  梦境:

  梦中,我意外发现,我那出国到日本的女儿,居然在国内某处玩耍,她因调皮,出国只呆了3天,却被退了回来。这件事情,我父亲和老公(女儿的外公和爸爸)都是知情人,而我父亲还去退回了相关费用,但他们对女儿的损失都无动于衷……

  我怒不可竭,愤怒到了极点!我双手做鹰爪状,举到我爸的头顶,全身的力量灌注到每一个指关节上,唉!没下手……我回身举起了我家很重的红木餐椅,准备砸向我爸,但,还是未下手!

  然后,我被自己震怒情绪惊醒了。


  背景:

  梦的起因是,我女儿参加近期去日本的短期旅游,计划从本月8日至15日共8天。8日上午十一点,她爸爸和我一起送她到机场集合,目送孩子出港。因到上海后下暴雨,前往东京的航班延机,只得在上海停留了一晚,回程时间比计划的15日延后了一天,于16日返回,还算是顺利,如期返回。

  我在孩子回来后的第二天即本月17日晚,做了这个梦。


  梦者:  我个人情况是:女,四十多岁,从事专业工作多年,结婚已有18年。我老公在事业上小有成就,但近几年因他的“出轨”而陷入旷日持久的婚姻冲突中,他坚持要离婚,基本不回家住,目前的战况是“热战”转向了“冷战”。

  因为这些方面的原因,我目前正在一处心理机构接受精神分析。

  我有一个弟弟,感觉父亲总是偏心于弟弟,但我对自己的父母特别是父亲是很好的……。


梦的解析


  小时候,曾见过那些要“交代”(川东地区对嫁女儿的俗称)出嫁的女子,在花轿来接的时候,面对父母,或含泪不舍,或婉声抽泣,任凭一路敲锣打鼓,新娘子却一路抹泪不止(当然,也有暗自高兴的!)。

  哭,对于女子而言,似乎是一个关于婚嫁的仪式行为。就我们所持有的传统而言,还真难见到活蹦乱跳、欢天喜地去嫁人的!小孩子们不解:喜事呀!干嘛要伤心?难道不想嫁给那家伙?

  其实,这是一个成长的难题。家,那个生我养我的原生家庭,对于女人来说,具有较之男人(丈夫)更多的牵连与纠结。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说,一个人要是在自己的亲子关系与原生家庭中遭遇某种心理创伤,情感的“能量”(又叫“力比多”)将会“固著”于某个心理症结(又叫“情结”)中,她将无法前行。譬如:无法顺利地通过高考去远方求学;无法心甘情愿的嫁人走进婚姻;无法理解和谅解父母的过失;无法以仁爱、宽容去对待婚姻中的那个配偶以及自己的孩子。

  于是乎,这个女人,潜意识中会产生一种动力:试图留在(或者回到)原生家庭空间中,并执拗地(或者愤怒地)要从父母那里拿到原本就应该属于她的那份爱。当然,也有将这种“讨债”的冲动转移到丈夫身上的。这就是这个梦的主题。

  不过,家在梦中并不一定以“家”的方式呈现,而常常借用“国”或“国家”这个象征符号。因为“家”与“国”相通,爱国如爱家,家国天下嘛!所以,梦中的女儿“出国”意味着离开原生家庭。

  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在梦者生活中的两个事件都可以印证这种理解:一是梦者的女儿的确出国一趟到日本,并顺利地回国;二是在18年前,梦者本人离开自己的原生家庭,嫁给了现在的丈夫,眼下却面临被迫离婚(退回)的局面。

  于是,梦者巧妙地借用“女儿出国”之事来叙述自己的婚姻,以及与父亲之间的爱恨情仇。

  请注意,梦中的数字一般都有确定的意涵,所以,我们不妨先来做一做数字研究。

  就一般人的婚姻关系而言,从二十多岁结婚,到七、八十岁抵达人生终点,有50年左右的婚龄,而梦者结婚18年,就遭遇婚姻难以为继的局面,这里就出现了一个“18比50”的数字比例,两数相除为0.36。再来看梦中,女儿出国计划是8天,结果只在日本呆了3天就被遣送回国,这里也有一个“3比8”的数字比例,两数相除为0.37,与0.36极为接近。

  所以,梦中的“女儿出国被提前退回”事件,不是在说女儿的事情(实际上也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在叙述梦者的婚姻事件,而与现实中发生的女儿出国无关。这不过是一个标准的“借用”而已,这也是梦的惯用手法之一。假如你将这个梦直接理解为就是在说女儿出国的事,则与事实完全不符。

  明白了这个借用,我们就知道,梦中的“女儿”不是指现实中的女儿,而是指作为“女儿”的梦者自己。

  梦中的另一些材料也需要从象征的角度理解:

  鹰:一种凶猛的飞禽,依据内陆生活的人的经验而言,鹰,以猎杀家禽为主要生存手段,因此梦中的“鹰”象征了梦者“纠结于与家人的冲突关系,并怀有愤怒的讨债心理”的自我形象;

  餐椅:家里的餐桌、餐椅皆与父母对孩子的养育或者子女对父母的供养(孝顺)有关联,梦者以“餐椅”来象征性地表达了在婚姻危机这件事上“缺少来自父亲的关爱与理解”等复杂的痛苦感受,或者以此表达“拒绝继续供养父亲”等愤怒心理。

  综合梦中的“女儿”、“出国”、“鹰爪”、“餐椅”等材料的象征意义,依据梦的逻辑关系,梦的隐意就凸现出来了。梦者借用“女儿出国”造梦,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

  “我意外地觉察到,我现在这个状况,说是有婚姻的,实际上没有婚姻,和已经离婚没什么区别(丈夫要离婚,并基本不回家)。”

  “我在婚姻中的状态,就好像我处在原生家庭与父母的关系中那样,像个孩子那样玩耍着;因为我调皮(不听话、要强或爱起冲突等),所以只在婚姻中呆了18年,丈夫就不要我,就要和我离婚,就要把我退回到娘家。”

  “对于这件事情的原委,我的父亲和丈夫都是知情人(甚至是负有责任的),而我从离婚这件事情上倒是得到了经济补偿;但无论是父亲还是丈夫,他们对于我感情上的损失(委屈与伤心)都无动于衷……”

  “我怒不可竭,愤怒到了极点!我像一个凶残的猎食者(鹰的象征意义),双手做鹰爪状,举到我爸的头顶(潜台词也许是:就是你没给我爱,才让我有这样的不幸婚姻!),全身的力量灌注到每一个指关节上,唉!(不忍心)没下手……。”

  “我像一个因缺爱而‘饥饿’的孩子,回身举起了我家很重的红木餐椅,准备砸向我爸,但!(还是不忍心,毕竟是我爸啊!)还是未下手;然后,我被自己震怒情绪惊醒了。”

  也许有读者会思量:梦者为什么会在女儿回国后做这个梦?

  这就要从“日本”这个材料说起。注意,“日本”在这里象征梦者的婚姻空间。日本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富有、精进,经济发达,具有掠夺性和攻击性……(这是国人对日本的普遍印象),正好与梦者的家庭气氛、经济状况和老公“小有成就”等背景资料一一对应。

  也可以说,如果女儿不是出国去日本,而是在国内某处观光旅游,大概就不会引发这个梦境。

  梦者的女儿出国日本,作为梦的诱发事件,在不自觉中触动到梦者潜意识中被压抑的关于离婚以及与父亲关系的痛苦体验,这种被压抑的情感,借助于梦境得以安全地宣泄。

  至于梦者为什么会遭遇离婚的难题,如何应对,我无法从梦中找到满意的答案,估计只有她的分析师才清楚了。


(南岛/黑风)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