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闲话精神分析(之六):以父之名

安晓鹏 2021-08-17
    浏览:512
分享到:

老弗爷之所以称爷,实在是因为,他老人家在搞理论研究的同时,也几乎把精神分析发展成了准宗教,或者准帮派形态。在弗洛伊德的文章和书信中,经常把精神分析的追随者们称为我的“门徒”或“信徒”。读到这些词汇,如果你想到天主、佛陀这些教主,那恐怕在所难免。如果再跃进一点,自由联想下去,搞不好还能想到广收义子的朱元璋同志。


p1264724286ssss.jpg


于是乎呢,在说及理论研究时,老弗爷通常很谦虚的表示,希望大家自由发挥,畅所欲言。但是,但是!自由的边界并不遥远,一旦观点和弗洛伊德同志苦心经营的基本理论发生冲撞,自由就面临被调和的命运。儒家的理念不能脱离孔孟,新教旧教都不能脱离耶稣基督,理固宜然也。


这么一说,似乎老弗爷是霸道总裁,“只要我觉得”便好,这也是冤枉了他。通常他也是煞费苦心的忍耐,委曲求全,委婉暗示,努力调解……然而,分裂实在是这门学问印在基因里的密码,折腾到最后,还是一拍两散了事。只留下涛涛看客,吃瓜不止,唏嘘不已。


p1264724286xxxx.jpg


弗洛伊德在和病人的工作中,发展出俄狄浦斯情结,并把性能量的作用放到这个情结的中心,如果以男性(女性)为例,可以粗略总结为两句话:


(1)神经症问题的核心是性问题;

(2)性问题的核心是男孩(女孩)因为对妈妈(爸爸)的性欲望,而想要战胜父亲(妈妈)。


这个石破天惊的理论在当时和现在都颇多争议,但是也的确在临床上帮助了不少人,在观念上解放了不少人,自然也吸引了更多追随者。弗洛伊德先生很自觉的成为他们团体里象征上的父,带领他的门徒,或者说“儿子”们,一起在“杀父娶母”的理论园地耕耘,并且一厢情愿的希望能一直团结友爱,绝不出现类似父子冲突的状况。您自己想想,这事儿能成吗!


p1264724286ddd.jpg


学习和探究这些情结,充分的发掘自己的能量,升华自己的创造……做得越好,越不会压抑。越不压抑,越尊重自身,越不容易委屈自己,去膺服于一位高高在上的教主。结果,精神分析运动里最稳定的行为艺术来了,就是:老弗爷最得力,最有创造力的“儿子”,会拉着他一同滚入俄狄浦斯式的战争……早期精神分析运动里,没完没了的分手,概由于此。


说起来,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分裂,让两个人都深深受伤。


p1264724286111.jpg


但是弗洛伊德比较深沉,伤心藏在心里,从此对荣格颇少提及,实在避不过了,比如要写“精神分析运动史”之类,则大致保持在理论层面进行批驳,或者干脆说,他做的是另一个东西,和精神分析不一样了。


荣格呢,分开后神思恍惚了几年,终于走出来,自开一派。但不时提起弗洛伊德,口吻颇像离了婚的怨妇,或被赶出家门的逆子,总是欲说还休,含枪带棒。时不时抖落几件弗洛伊德的黑历史,我们也不知道真假。就分手之后的品格而言,我挺弗洛伊德!


p1264724286fff.jpg


而且,我总觉得荣格对弗洛伊德的感情很复杂。有时候似乎在说,你又不是我的父亲,你没资格控制我,我要攻击你,摆脱你,让你知道我的力量;有时候又似乎在说,你是我的父亲啊,我怎么折腾你,你也没事吧,你怎么能因为我打了你,你就真要赶我走呢?!这真是难于言明的情感,很像被宠坏了的儿子,真的没有了父亲的原谅和支撑时,“孤单开始发酵,不停对着我嘲笑”,于是茫茫然而不知前路了。


相比之下,弗洛伊德对于离开的阿德勒,似乎更具鄙夷之情。曾经毫不客气的说,“在上帝创造的这个地球上有足够的空间,任何人都完全有权在地球上毫无阻拦地到处闲逛;但是,要使已经不再相互理解并且互不相容的人住在同一个家庭里,却不是一件称心如意的事”。若干年后,听闻阿德勒去世,言论也颇有讽刺之意,大致是说,一个出生在维也纳郊区的犹太男孩,他走了这么远已经不错了……基本上都是居高临下的,不屑一顾的语气,颇类似于说,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家伙,爱死哪里死哪里好了。


p1264724286dddddddd.jpg


据说阿德勒先生一直认为自己是弗洛伊德的合作者,而不是学生或者门徒。但是他也曾当着大家的面对弗洛伊德说:“您以为让我一直被保护在您的阴影下会感到快乐吗?”这话又很像是儿子式的诉苦。考虑到阿德勒同志对超越自卑的信念,对“意志权力”的追求,我猜他多半是很自觉地提醒自己不要做门徒的。


你想做爸爸,我却不肯做儿子,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