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PUA是一场双向奔赴的灾难

熊江伟 2024-05-30
    浏览:86
分享到:

PUA这个词大家肯定耳熟能详,但大家认识PUA的时候,都会自动觉得一切都是加害者一手策划造成的。其实如果你仔细研究很多案例后就会发现,PUA现象其实是加害方和受害方在关系里“共谋”的结果。


我们人脑其实有一个bug,就是我们会对刺激进行“一致化”处理并形成习惯。比如你一开始吃苦瓜的时候觉得好苦,但如果一直都吃苦瓜,连续多日下来,也就不觉得那么苦了。这也是为什么北方人到南方生活,一开始不习惯没有暖气,被嘲笑,久了也就跟南方人一样习惯了,变得抗冻抗湿了。


再举个例子:


如果希特勒一开始当上领导人就对犹太人动手,德国的普通人可能不会同意。但是,希特勒采取了一种慢慢来的方法,就像慢慢加热水煮青蛙一样,让青蛙在不知不觉中被煮熟。


1. 在1933年4月,德国政府让民众不要去买犹太人开的商店和公司的东西。那时候,大家本来就对犹太人有点反感,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连犹太人自己,也只是觉得有点“被冒犯”了而已。

2. 然后,犹太人被禁止成为律师和记者。

3. 几个月后,政府让医生给犹太人做绝育手术,而且这些手术是犹太人不愿意做的。

4. 到了1939年,希特勒还让医生给有精神或身体残疾的人做安乐死,也是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

5. 之后,才开始了对犹太人有计划的大屠杀。


每一步都只是小小的一步,人们慢慢就习惯了接受了,社会就这样慢慢变得越来越糟糕。我觉得希特勒可能一开始并没有想得那么远,可能是因为看到大家都习惯了,他就越来越大胆。


同样的,包括我们看到的苏享茂、包丽事件,我想翟欣欣肯定不是一开始就直接已经计划好了所有,而牟某也不可能一开始就直接上那个最狠心的压榨。从网上放出来的聊天记录看,受害者遭遇到的PUA都是缓步演变逐渐恶劣起来的。


PUA关系里的受害者一开始可能只是面对小小的一些打压或挑剔,比如对方只是处于试探性地会说受害者的衣服穿得不好看。这时候呢,受害者的反应往往并不是去维护自己的边界,而是进行某种方式的沉默性处理,这就会让对方越发有恃无恐,步步进逼。通过威逼+诱惑,进一步放大取得的好处,同时放大和增强打压或挑剔的力度。而每次增加一点点,受害者因为好像都可以习惯,温水煮青蛙嘛,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系的不平等就越来越大了。这并不是说被害者不知道好的关系是怎样,但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深陷其中,很难自救了。


有人可能会问,加害者就没有良心吗?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试探操作、步步进逼呢?加害者为什么不会因为受害者的包容和接纳而心存感激或者良心发现呢?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还需要继续举例: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里讲了个故事,春秋末年,晋国内部有4个大的家族,分别是智、赵、韩、魏,其中智家最大,智家的老大智伯想要扩大自己的地盘,他就去找了三个邻居,他们分别是赵家、魏家和韩家。


智伯对韩的老大说:“嘿,你的地盘好大啊,能不能给我一点呢?”韩家老大想了想,觉得智伯挺厉害的,就给了他一些地。然后,智伯又去找魏家的老大,说:“你的地也挺大的,分我一点行不行?”魏家老大也同意了,也给了智伯一些地。


最后,智伯去找赵家的老大赵无恤,继续要地,结果这一回不同了,他遭遇到了赵家的强烈抵抗,最后赵家联合魏家和韩家,一起打败了智伯,智伯身死,智家族灭。


有人会问,难道智伯不担心吗?他一直要,肯定会最终遭到反抗啊。其实,这是一个心理博弈的过程,智伯一旦要到了第一次,他就不可能再停下来,因为他一旦停下来,对他来说就等于示弱了,这种示弱无异于告诉其他三家,我现在弱到不能要地了,所以你们如果团结起来打我,肯定能赢。所以智伯在找到其他方法之前,只能继续强势要地。


还有人会思考,怎么智伯就想不到其他方式吗?非要这样?这就扯到了“人格”或者性格底层的东西了。春秋时候的情况太遥远,我们难以做进一步猜想,但对现代的种种PUA关系中的施害方,我们却能清晰地看到,他们往往都有一个糟糕的原生家庭,在这个家庭空间中,弥漫着一种弱肉强食、赢家通吃的氛围,恃强凌弱,看谁能力强、口气大、手段狠,这是常态!他们认同了那个家里的“强者模式”,没有学会以爱、理解、忍耐等元素构建健康的人际关系模式,不会用爱去获得满足,或者说不具备爱的能力。


所以对于施害者来说,一旦在关系里拿到了好处,那就肯定是在守住好处的同时继续扩大战果,如果不继续,就是在示弱,就会害怕被对方反PUA。在他们的认知模式里只有PUA和被PUA这两个变量,这两个变量再怎么玩也不可能玩出新的情况。


所以施害者的弱肉强食心态加上被害者的习惯化忍受,双向奔赴,促成了我们在网上看到了PUA事件的可怕结果。


写到这里,我心里很复杂。PUA这个词,听起来就像是互联网上的一个流行语,但它背后隐藏的却是一段段令人心碎而又无能为力的故事。每当我想起那些在关系中受到伤害的人,我的心就像被什么紧紧揪住一样,感到一阵阵的难过、愤怒和无奈。唯一能做的,以此文聊以慰藉。


我常常想,为什么人们不能更加珍惜彼此,为什么不能用更健康和尊重的方式去建立关系呢?为什么有些人会用伤害别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并且将其视为“人上之人”的成功之道。这些疑问和无解之思,像一道道难题,困扰着我们,也让我对人性和文化之间的关系有了更多的好奇。



                                                                   (作者:熊江伟   南岛客座心理咨询师,南岛精神分析周四小组第20期成员)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