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变——对成长历程的琐碎记忆

日期:2017-10-22
    点击:50
分享到:

  宇婷(来访者,一位25岁的未婚女士):关于地震,我做了一些梦,但我记不清楚。我似乎不大记得自己的梦境,不过有一个梦我记得很清晰,可能是因为我曾经给别人讲过这个梦,所以记得很清晰。这是一个关于变化的梦,也可以说是一个“变”梦。我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总做一些关于“变”的梦,而且重复出现“变”的主题,所以有些警觉。我曾经把这个梦告诉我认识的心理学朋友,他也是心理治疗师,他说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梦。

  南岛:你现在还记得梦境吗?是否做过一个理解。我的意思是,你的治疗师朋友是否就你的这个梦的细节做过一些解释。

  宇婷:没有,只是觉得与成长有关,是一个成长主题梦,没有细解那些梦境。我和好朋友Z女士也说过,她是您的学生,曾在你这里学习精神分析。不过她也没有进行过系统的解释。对梦的解释重要吗?

  南岛:这个不一定,关键看你自己的态度。有些人非常在意自己的梦境,而另一些人可能根本就不曾留意自己的梦。因为职业的关系,精神分析治疗师一般比较看重梦。因为梦是潜意识的语言,是你自己说给自己的话语,如果你习惯内省或内观自己,你就会比较留意。有些时候,尽管在意识中你可能并不觉得某个梦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你却在一些与人交往的场合不自觉地谈到自己的梦,并饶有兴趣地说出你的梦境,这其实也间接地说明,这个梦对你很重要,你在不自觉地关注梦的意义。就像今天,我们只是就“512”大地震的话题聊起来的,但你不自觉地提到了这个梦。

  宇婷:嘿嘿!因为那总是有类似的梦境出现,我就有些在意起来。我记得很清楚,我可以说说吗?

  南岛:当然!如果你需要解释的话。

  宇婷:我看到虫子,是菜虫,这是梦境哈。整个梦境中出现了一系列动物,有菜虫、小猪、小狗、鹿、狼、狼人,很奇怪,也很有意思哈。这些动物之间是逐渐演变进化的。

  南岛:从第一个场景说吧,在什么地方出现的菜虫?

  宇婷:场景在我家,我父母的家,现在我和父母住在一起,背景并不特别清晰。我在择青菜,看见两条浅绿色的菜虫,像毛毛虫,软体动物。我把它从菜叶里拿开,小心翼翼地放到餐巾纸上。这个时候就变成了小猪猪,有点乖,粉红色的,大约两公分这么长(边说边用手指比划着)。我将餐巾纸对折几次,把小猪保护起来。然后,小猪又变成了小狗。

  南岛:好,你停一下!就梦中的感受,你为什么要用餐巾纸把小猪保护起来呢?对折餐巾纸是一个什么意思?

  宇婷:不知道,我只觉得这小猪很乖,稚嫩,怕伤了它,所以要把小猪放到餐巾纸上保护起来,而且“对折餐巾纸几下”也是这个意图,我很小心呵护。嗯,这个都需要说?

  南岛:当然,细节和感受都很重要。因为等会儿你会发现,这些细节和对梦境的感受都有特定的意义。人的无意识不会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随便放到梦境当中去的。

  宇婷:小猪变小狗的过程是这样的:先是小猪的嘴变长变大,然后是手和脚长出来,由原来只有两公分大小,变成了四至五公分长的小狗,有了一个很好的轮廓,不像小猪那样圆乎乎的。颜色也变了。小狗的颜色是白色的,身上长出乳白色的绒毛。

  接下来,小狗继续长大,长到了十几公分时,就开始“生娃儿”,就是生小孩了哈。开始的时候我判断是有性繁殖,但是繁殖的小孩越来越多,我的房间到处都是,我就觉得可能是无性繁殖。我看到,繁殖的速度很快,就有些焦虑了。于是,我打电话给动物园、政府应急办、电视台、科研所、嗯——,还有110,派出所。我向他们反映这个情况。也许是因为政府部门工作效率低下吧,没有及时来人。这里的繁殖却越演越烈,继续变化……

  南岛:变成什么了?

  宇婷:嘿嘿!变成了小鹿。大概有半个人那么高,头顶上长了犄角,不是那种长长的伤人的犄角,而是圆圆的小犄角,在小牛犊头上可以看到的那种犄角,不可能伤人,但可以顶你一下,作为防卫的手段。这个时候,我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不过再往后,就变成了狼。

  南岛:什么狼?

  宇婷:动物,狼。

  南岛:变成了狼,你还觉得没有问题吗?

  宇婷:还是没有。因为狼并没有与人发生正面的冲突,我没想别的,只是担心繁殖得太快、太多。我担心这样会带来生物危机,譬如生物链会出问题。您知道,一种生物过快的繁殖,会打破原有的生物链所建立的平衡。

  南岛:有道理!

  宇婷:渐变继续进行。狼变成了狼人,外型是人,里面是狼。感觉狼人的眼神里有了东西,它盯住你,目光有神。唉!我不好描述这个东西,好像变化到了狼人阶段,它就有了意识,有了想法,一种想和你沟通的想法。其实变成狼的时候,政府有关部门就来人了,不仅有前面说的那些部门的人,而且动用了军队和武装警察。

  南岛:哦,这下事情闹大了,人类开始来镇压狼人了。

  宇婷:对!就是来镇压的。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接下来,就开始了一场狼人与人类之间的战争…………。梦就到这里就结束了。

  南岛:欲知后事,请下个梦分解,是吧?

  宇婷:也许吧。不过我似乎知道后事,我说的是现在的感受,做梦的时候不一定想过这个哈。嗯——,我觉得也许狼人可能会最终赢得这场战争。

  南岛:感觉真好!说说为什么?在你看来,为什么狼人会胜利?

  宇婷:这是一个进化论问题。我知道狼人比人类更先进,文明程度更高。我想说的是狼人没有人类古老,处在生物进化链条的末端,具有人类不具备的超能力。譬如鱼和猴子的关系,鱼先出现要古老一些,猴子后出现要年轻一些。可能受一些科幻片的影响,我喜欢这样想问题。

  南岛:你属猴子?(十二生肖属相)

  宇婷:不,我属猪。从小妈妈就叫我“婷猪”。

  南岛:婷猪?

  宇婷:对。长大以后就不怎么叫了,这是小名。不过现在有时候开玩笑,还是这样叫我。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南岛:不知道,随便问问。我想,既然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梦,我就要在梦境中寻找你的影子。呵呵,我们俩就像两个破案的探子,在研究案情的细节和寻找线索哈。你现在觉得这个梦在说什么?

  宇婷: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如果我自己能够破案,又何必问你呢?而且我觉得你似乎知道什么,你一会儿说“有道理”,一会儿说“感觉真好”,你好像知道了这个梦的意思。

  南岛:厉害!不过我并不十分清楚,要完整解释这个梦的细节还有一些困难。但是,我同意这是一个关于你成长的梦,就像一篇叙事文,记录了你全部经历与感受,而且把你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很精确地描绘出来了。我们先从第一个场景开始吧!我想问你,梦中的“青菜”是什么菜?如果梦中不明确,你现在可以说出一种菜。

  宇婷:是大白菜。

  南岛:“大白菜”和其他的青菜有什么不同?

  宇婷:外表肯定不一样,梦中的大白菜就是市场上常见的那种,菜虫附着在白菜梆子与上部叶子的交界处,在菜缝里裹着。大白菜嘛,就是最常见的白菜呀,对于许多人来说,在各种蔬菜中大白菜是一种主要的菜品,尤其是北方人。新鲜的,腌制的,都有。

  南岛:你觉得“大白菜”是一种主菜,常见的菜,菜虫附着在这窝(株、未散开的白菜)白菜的夹缝里面,是吗?

  宇婷:是。

  南岛:大白菜与菜虫的关系呢?

  宇婷:不懂!

  南岛:我打个比方,你做个判断吧。如果你发现有一只苍蝇在大白菜上面,和菜虫在大白菜里面,菜和虫的关系,有什么不同呢?

  宇婷:让我想一想。区别有三:第一条、菜虫我不讨厌,苍蝇我很恶心;第二条、菜虫是长在菜里面的,大白菜生菜虫很常见,苍蝇是从外面飞上去的,在外面;第三条、菜虫就寄生在菜里面,苍蝇到处乱飞。可以吗?

  南岛:你说的多好啊!其实你这样说两者的关系就明确了——寄生关系。寄生关系就是生物与母体的关系,尽管菜虫的繁殖需要外来的卵,不过,菜是菜虫的母体,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而大白菜又是随处可见的作为主菜的菜品,是菜虫的食物与营养来源。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了,梦不过是借用“大白菜”与“小菜虫”之间的图像,来象征生命早期与母体的关系。我说清楚了吗?

  宇婷:哦——!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小猪就是我自己,后面的动物也是我,变出的动物都是我自己。

  南岛:因为生命的成长是一个逐渐发育的过程,所以梦中的变化都是“渐变”而不是“突变”,是吧。每一种动物都是你自己,梦只不过用不同的动物来描述你在成长的不同阶段的一些特征。

  宇婷:但是,为什么菜虫长在大白菜的中间位置?

  南岛:女人生孩子,是从头顶出来,还是从脚心出来?

  宇婷:哈哈哈,我知道了。位置是人身体部位,腹部或腰部,孩子就在那个部位。这样好像很通顺呢!那么,大白菜是我的母亲,作为我生命养育地和营养来源的母亲,菜虫,毛毛虫,那个软体动物就是我自己,是吗?

  南岛:嗯,其实不一定。因为你说是“两条浅绿色的菜虫”,因此可以理解为你生命基因的两个部分,一部分来自母亲,一部分来自父亲,这就解释了“两条”。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菜虫的“颜色”问题。因为这一段梦境是在描述你在母亲子宫里面的状态,所以你的无意识使用“浅绿色”这个色泽,或许是想说明:生命在这个时候与母体是完全共生的。浅绿色的菜虫与浅绿色的大白菜,不仅“共生”,而且肉眼很难把它们区分开来,象征一个怀孕的母亲,尽管是两个人,但仍可以看成是一个人。因为这个时候“母婴同体”。心理学把这个时期叫做“生命的绝对共生期”。

  宇婷:梦简直太离奇了。如果你不做这样的分析,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梦是在说我的出生、成长。我不明白,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无意识”怎么可能知道我在妈妈肚子里的情况。难道无意识这么有智慧?

  南岛:当然。精神分析有一个假定,当然这仅仅是个假定,似乎无法用实证科学的方法进行证明。这个假定是,人的无意识(有时也就是指“潜意识”),具有意识所远不能及的记忆功能,生命诞生的初期,即使只是一个生命的胚胎(受精卵),但却已经具备成为一个人的全部可能,以及一个人全部的“集体无意识”和完整的“家族无意识”心理内容。而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所经历的并残留在无意识里面的东西,叫做“个人无意识”,它只是你无意识心理内容中的很少一部分,尽管我们很容易觉察到这部分的存在。

  宇婷:嗯,我理解起来有些难,听起来太专业了。但是,我相信这样的解释,我只是对这个梦感到惊讶。

  南岛:还有更让你惊讶的呢!我知道,你也许,你十有八九是——,剖腹产孩子。

  宇婷:你怎么知道的?

  南岛:你妈妈告诉我的。

  宇婷:不,这不可能!因为你不认识我父母,我也没有说过这个。

  南岛:懵你呢!其实是梦告诉我的。因为在你的梦中有“把它从菜叶里拿开,小心翼翼地放到餐巾纸上”这句话,这似乎是一个“剖腹产”的过程,是一个人为的过程。只是我不敢很武断的说一定是剖腹产。因为你既是我的来访者,同时又是我的心理学学生,我才可以大起胆子推断。至于“餐巾纸”可能是指包裹婴儿的“童毯”或“被褥”什么的。

  宇婷:就是剖腹产。你太神了!梦的分析有点像算命,科学算命哈。那后面的“小猪”呢,小猪的颜色就变成“粉红”了,是不是指出生后的我?

  南岛:这个理解很准确。梦,用皮肤颜色来补充性地告诉你一些重要的信息。你没看见那些刚出生的新生儿们,粉红的、红彤彤的,反正皮肤是红的,加上脸上的皱纹,个个都像红光满面的“小老头”或者“小老太太”。等月子一过完,蜕掉一层胎毛,皮肤颜色就变了。如果你的皮肤白,就显得白嫩白嫩的。当然,小狗的“白色绒毛”既可以理解为是你的皮肤的写实,也可以指“稚嫩”的“单纯”的你。梦用“象征手法”描述你的新生婴儿状态,以及从新生婴儿(小猪)到儿童(小狗)的转变。“小狗”代表单纯稚气的儿童状态,这个“小猪”变“小狗”的转变发生在你满一岁左右。

  宇婷:我虽然没有去过产院参观过,但我想是这样的。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变小狗发生在一岁左右?梦中也有证据?

  南岛:有。你知道吗,孩子学习站立和走步,就是在一岁左右,奔跑是在一岁之后。不过相对而言,咿呀习语在前,蹒跚学步在后。对照一下梦境中的小猪变小狗:“先是小猪的嘴变长变大,然后是手和脚长出来,由原来只有两公分大小,变成了四至五公分长的小狗………”这就是在描述从学语到走步的过程,“嘴变长变大”就是语言功能的发育,“脚长出来”就是指站立与走步功能的形成。梦中的长度指标“两公分、四至五公分”以及后面的“十几公分”、“半人高”,都是在描述你的身体发育,只不过这是一个相对身高和大小,并不是指你的实际身高大小。

  宇婷:梦中,为什么不用实际身高呢?

  南岛: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因为梦对于自我的描述,本意在于表达某种意义,而不在乎真正的身高。一个人在孩提时代,即使自己的身高已经和父母差不了多少,但在心理感受上,你就是一个几岁的孩子,你会觉得自己远远没有父母高大,你很小。在父母面前,你就是“小娃娃”。如果父母管教严厉,孩子对父母有畏惧,这种感觉就会很强。一般来说,关于自己“很小”的主观感受,在进入青春期后会有所减弱,成人期会逐步消失。但是如果心理发育不够成熟,即使在一些成人身上,我们仍然可以发现这种“小孩子”的感受。所以,用小一点的尺码的“小动物”,恰恰可以很好地说明你是个孩子,而不是大人。

  同样的道理,梦境中“半个人那么高的小鹿”意在说明你是一个“半大孩子”,譬如三、五岁的样子。而且这个孩子“敢顶嘴,有一定的防守能力,爱打闹,像小鹿那样不安静,但不会对别人构成伤害”,这些意义通过“头顶上长了犄角,不是那种长长的伤人的犄角,而是圆圆的小犄角,在小牛犊头上可以看到的那种犄角”得以准确描述。理解了这个,后面的梦境你自己都可以解释了。

  宇婷:哦。变成狼就有了攻击性和危险性,但没有多少自己的思想和情感需要,可能说的就是更大一点的我,小学阶段的我。

  南岛:是的。小鹿变成了狼,这个时候你要从幼儿园出来去上学了。在小学里,就不能太调皮啦;就要接受学校的管理,接受教育啦;就要告诉你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啦;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啦。在老师的教育下,你开始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是非意识、道德意识等等。小学阶段是一个人形成“道德化自我”的第一个重要阶段,这就是梦中出现“动物园、政府应急办、电视台、科研所、派出所、110”的道理。因为小学阶段对学生的管理不是很严,所以,这些代表“管理者”的机构的人没有“及时来人”进行干涉和管教,也就顺理成章了。当然,这些人里面自然有你父母。梦在这里使用了非常经典的比喻手法。例如“动物园”,可能就是指“幼儿园大班”或者小学一、二年级阶段。

  宇婷:这么说,狼人阶段就是指青春期。

  南岛:对,一点不假。我得佩服你无意识语言能力,十分精确,也很佩服你意识的理解能力。你看看:“狼人的眼神里有了东西,它盯住你,目光有神。唉!我不好描述这个东西,好像变化到了狼人阶段,它就有了意识,有了想法,一种想和你沟通的想法。”这段话,几乎无需翻译你都能懂,就是在描述你青春期的情感渴求与沟通需要,以及青春期的自我概念的形成,这个时期你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与主见。

  宇婷:嗯。可能是因为这些需要满足得不好,我又比较坚持自己的观点,在父母眼里就不怎么听话了。我要唱主角,自己说了算,影响了父母的感受,最终招来了镇压。小时候,父母对我的管教在许多方面是比较严格的。在我上初中以后,和父母之间就有冲突……。

  南岛:这是很自然的规律。青春期与父母的冲突是青春期逆反心理发育的必然结果,发生战争在所难免。所以,梦就停留在这里了。我觉得,你现在关于婚恋方面的许多困惑,或许与这些冲突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关联,只是我们还没有去清理这些乱麻,我们需要时间好好地梳理这些。你同意我的说法吗?

  宇婷:基本上同意。但是,你没有解释梦的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南岛:什么问题?

  宇婷:繁殖。有性繁殖与无性繁殖的问题。而且我为这些小动物“繁殖得太快”感到有些焦虑,开始没有引起重视,所以才会酿成一场战争,就是我这个“狼人”与父母大人之间的冲突。

  南岛:是的。这场战争实际上也发生在你自己身上,即:一个孩子似的自我与一个大人般的自我之间的自我之间矛盾与冲突。

  对于这场战争的起源,我有一个不怎么满意的解释。根据梦的资料,我觉得“从小父母对我的管教在许多方面算是比较严的”这个说法不一定客观哈。

  宇婷:为什么?

  南岛:因为梦告诉我们的恰恰相反。在梦中,你对于小动物们超快的“繁殖”有些担忧,但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与重视。你要他们管理你,他们却忽视了这个情况,没有及时来人到位,以至于导致了“生物危机”。这说的恰恰是“缺乏管理、缺少关注”。

  这是一段很有意义的梦境。对这段梦境,我实在有些茫然,好像在说你的监护人们“该管而没有管”,这是你的无意识对自己父母的一种态度。哎呀!太复杂,我希望以后来慢慢讨论。好吗?

  宇婷:嗯,好的。

  南岛:对于“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我可以多说几句。有性繁殖是指什么?

  宇婷:“有性繁殖”就是俩个人之间通过性的方式或者受孕的方式繁殖,“无性繁殖”不需要性关系,甚至不需要另外一个对象,自行繁殖。就像细胞裂变,细菌繁殖。

  南岛:对了。梦中的“开始的时候我判断是有性繁殖,但是繁殖的小孩越来越多,我的房间到处都是,我就觉得可能是无性繁殖。”这段话,实际上是在自我界定繁殖的性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有性繁殖创造一个完整的个体生命,无性繁殖就是自行繁殖,是指一个个体身上各种人格单元的增加,既包括身体发育也包括情感发育,是一个关于“自我成长”和“自我膨胀”的象征。你在梦中进行自我审视,以便确定这个“繁殖”的意义。

  宇婷:我懂一点心理学?要是不懂心理学就不会这样界定了?

  南岛:对,因为你接触心理学,也懂心理学,又有许多心理学朋友,所以做梦做得就很有心理学味道啊。需要我把整个梦做一个归纳吗?

  宇婷:啊,不用,我已经豁然开朗了。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发生狼人与人类之间的战争。

  南岛:我也不清楚,这是梦提出的问题,是一个启示,是你的内心疑案。不过你的一些联想资料对我有启发。譬如你说:“我知道狼人比人类更先进,文明程度更高……狼人没有人类古老,处在生物进化链条的末端,具有人类不具备的超能力”等等,这些话清楚地表明,这场战争的主题是“成长与束缚”、“新旧更迭的对立”、“控制与对控制的突破”。对于战争的结局,你也作了预测,那就是“狼人会胜利”。我们可以在以后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也可以以虔诚内省的心境,等待你下一个梦的启示。

  宇婷:好的,我就继续做梦吧!

 

(南岛/黑风)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电话咨询: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