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心理防御机制的分类与解释(南岛修订版)

日期:2017-12-06
    点击:17
分享到:

基础资料来源:《怎样适应生活—保持心理健康》GEORGE E VAILLAHT;DSQ量表;《长程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基础读本》主编:Gien O.Gabbaed,M.D;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向程2014年9月增补修订,以供学习和临床使用。



第一层:“精神病性”心理防御机制(“Psychotic”Mechanism) 


  这些机制常见于5岁以内的“健康”孩子,也常见于成人的梦和幻想中。对于应用者来说,这些机制能够改变对现实的感受。在旁观者看来,他们是在“发疯”。往往不能通过传统的治疗性解释来使它们得到改变,但却能够通过改变当事人的生活现实来逐渐改变它们。在心理治疗时,为他提供强有力的人际关系上的支持,或让他直接面对所被忽视外部事实,都能使应用者暂时或者逐渐地放弃它们。

 

  1、妄想性投射(Delusional Projection):对外界现实直率的妄想,大多是被害性的,但也包括钟情妄想。

  妄想性投射包括,在别人身上体验到自己的感情(包括某种通灵和孪生体验),并对这种感知采取行动(如被害妄想或钟情妄想),或者在自己内心感知到它者(人或事物)及其感受(如分裂型病人和激越型抑郁病人声称“魔鬼在吞噬我的心”,便是一个例证)。 

  妄想性投射与投射的区别在于,它在事实上放弃了对现实的检验,因而当事人对妄想的内容深信不疑。它与歪曲的区别是缺乏欲望满足感,因为歪曲的目的正是获得自我满足感。它与内射的区别在于,内射只是投射那些在内心已经得到印证或承认的感受,而不是妄想性地虚构出一种感受。精神病人通过妄想性投射,能够把那些显然不同的很多混乱的知觉组织到一起,从而避免了分裂(碎片感)的恐慌。

 

  2、否认(Denial):无视感官信息,否认一个外界事实,而不涉及内心感受的改变。

  与压抑不同,否认的对象是外界现实,但基本不或较少影响到内心。尽管当事人否认了外部的一个事实,但其内心感受是确实存在的(这不同于压抑,压抑则是对内心感受的改变,压抑影响内心的一个例子是:“真的,我没有发怒”)。否认也包括通过幻想方式制造出某一个人的替身,特别是对于已经失去的某人亲人,当事人仍然坚信对方的存在。也就是说,即使真的失去了某个人,否认者仍能在自己的心里创造出一个新的对象来替代。


  3、歪曲(Distortion):为追求内心需求或欲望的满足而重新塑造(而不是虚构)出一个外界现实形象。

  歪曲它包括:不现实或夸大的想法、幻觉等,包括满足欲望的妄想和持久的妄想性优越感。它包括对自己行为责任的持久否认,也包括那些不现实的精神病性的强迫思维或强迫行为。在歪曲时,可以有一种令人愉快的、与另一个人混合或融合的感受(例如,“耶稣活在我心里,并且答应了我的所有要求”)。妄想性投射者通过歪曲将自己的感情放在别的方面,从而回避或减轻了自己的痛苦。歪曲则通过将痛苦(不愉快)赋予某个与自己对立的对象而获得满足。这就像在宗教信仰中所显示的那样,歪曲可能有较好的欲望满足效果。


第二层:“不成熟”心理防御机制(Immature Mechanism)


  这些机制常见于3岁到15岁的“健康”人、人格障碍患者以及有人格发育缺陷的成人。对于应用者来说,这些防御机制往往能够改变那些在人与人之间产生亲密接触(或者因为失落了这种亲密感情)所引起的苦恼与痛苦。不过在旁观者看来,它们却显得是不必要的。

  虽然不成熟防御机制的很难予以改变的,但是伴随当事人的人际关系修通与改善,或者在长期的、养育性的心理治疗关系中,通过有说服力的解释和关系的重建,也有可能逐渐获得改变。

 

  4、分裂(splitting):分裂也可理解为分离或割裂,指对自己和某个内在客体(表象)进行分割体验,因此自我整合便不可能,难以形成客观、完整的自我(self)。

  分裂概念同时指一个正常的心理发展过程和一个防御过程,具有双重含义。从正常的心理发展层面来讲,分裂意味着婴儿可以借此机制来处理那些对他而言仍显得混乱而不连贯的早期生活体验。从防御机制的层面来讲,当婴儿无力将他对客体(母体、母亲)的体验整合成一个完整的客体经验时,分裂机制可以帮助他在爱恨交织的矛盾情感中选择性地保留一种情感体验而避免陷入焦虑,从而形成所谓部分客体表象(尽管是局部的客体表象)。

  分裂也可称为“割裂”。根据科胡特的说法,心灵的分裂作用可有两种方式:即水平分裂和垂直分裂。水平分裂发生在意识和潜意识界面,是在意识和无意识界面进行的割裂,当事人往往通过潜抑作用、妄想性投射、幻想等防御方式帮助这种割裂的顺利实现。垂直分裂则发生在意识之中,是一种纵向割裂,指患者处在不兼容的、矛盾的各种心理态度之中,这些心理态度并肩而立自觉存在。当事人面对这种对立和矛盾时,会以某种平静的否认或冷漠来看待这些冲突,以此避免因相互对立的两面而陷入内心冲突。

  其实,垂直分裂比水平分裂更为常见。不过,水平分裂存在于大部分的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身上,通常也会合并一些垂直分裂在内。


  5、投射(Projection):把自己所不承认、不接受的冲动或感受从自己内心分离出来,将其归于(赋予)别人或外部世界。

  投射是一种主观的极致,它包括严重的偏见、因为猜疑而拒绝与人亲热、对外界危险的过分警觉、以及为了说明自己被人冤屈而收集某些“证据”。有些人在运用这种防御机制后可能显得古怪或易怒,但仍算“合乎法律”。

 

  6、投射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既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也是一种人际交流。这种现象涉及下面的过程:投射者将人际压力施加在另一个人身上,迫使这个人承担被投射给他/她的某些人格特质或投射者的内在客体(譬如,你是一个小气的人)。然后,作为投射目标的这个人,通过摄入性认同,便开始按照被投射的内容去行动、思考和感受。

  投射性认同概念起源于克莱茵,最终由Bion发展、丰富并确定。意指儿童把自身无法处理的原始野蛮的愿望或焦虑等“贝塔元素”投射给母亲,母亲通过“阿尔法消毒功能”,接纳、保留、吸收、并消毒这些被投射进来的“贝塔元素”,并将之返回给儿童,儿童认同并内化这些自己当初投射出去、并被母亲的阿尔法功能加工过了的元素,成为自己内部的表象(自体的或客体的),进而形成儿童的自我心理结构。这样的过程重复进行,最终完成对于儿童内心世界和心理现实的塑造。

 

  7、分裂样幻想(Schizoid Fantasy):撤退到一个人独自的内心世界中以避免与人际情景有关的焦虑。也可以理解为,当事人为解决矛盾冲突或为获得心理满足而应用幻想,也包括经常沉湎于某种孤独隐退状态之中。

  它往往伴有明显地逃避人际亲热感情或用古怪行为来使别人远离自己等情况。与精神病性否认不一样,应用者并不十分想(或者坚持)让人家知道他的幻想内容。然而,与单纯的欲望满足不同,分裂样幻想通过幻想可以满足自己对关系的需要,也可以借此避免自己对别人明显地表示出攻击或性冲动。与分离也不同,分裂样幻想再造和改变的是外部世界的关系而不是内心世界。也就是说,在幻想层面仍存在丰富的关系内容。

 

  8、疑病(hypochondriasis):将由生离死别(bereavement)、孤独无助或攻击性冲动未被接受所产生的对别人的谴责,转而指向自己变成自责,并以诉说疼痛、躯体疾病等方式表达出来。

  从逻辑上看,疑病是把别人的特点内射(introjection)到自己体内,并且以“躯体化”方式引起了似乎可信的某种“疾病”。与认同不一样,疑病(又称疑病性内射)会产生苦恼和不愉快,即疑病性内射是“与自我不相容的”。这种防御机制允许应用者以他自己的痛苦或不舒服心情去斥责他人,而不会直接向他们提出要求,因此避免了因为别人忽视自己的愿望(往往是未曾表达的)而诉苦或直接责备别人。

  疑病不包括实际的躯体病变引发的痛苦表达,譬如,哮喘、溃疡病或高血压。这些躯体不适不是防御。疑病也不像癔症性转换症状那样,疑病的感情态度正好与之相反,不是泰然自若、漠不关心(Ia belle indifference)。

 

  9、被动攻击行为(Passive--aggressive Behavior):指当事人通过从事某种愚蠢的、无效的行为,间接地(通过被动性的)或直接地把应该针对别人的攻击性,表达在自己身上。

  被动攻击包括那些会引发别人愤怒和导致自己失败、拖延或疾病(至少初起时)行为。它也包括为了引起别人的关注而从事某种愚蠢的或挑衅性的行为(譬如,学校或家庭教育中观察到的“坏孩子”举动),或者为了避免处于竞争地位而将自己扮成小丑。那些在亲密关系中形成“施虐-被虐”模式的人,往往会混合地表现出既有被动攻击又有疑病性防御等行为倾向。

 

  10、发泄(Acting Out):把潜意识的愿望或幻想付诸行动,以避免体验到痛苦与焦虑。

  发泄或称见诸行动,旧译:潜意识释放,潜意显现等。它指让一种潜意识的愿望或冲动直接表现出来,以避免让自己意识到所伴有的另外一种真实的感情,因为这种情感的显现往往会带来当事人冲突或焦虑体验。

  它包括为了避免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感情渴望而表现出来的动作行为、违纪性或冲动性动作和“发脾气”(temper tantrum)。它也包括为了减轻紧张心情(即主观性焦虑或抑郁)而长期滥用药物、各种成瘾、性变态或自残。对于人格成熟度较低、自控能力较弱的人而言,发泄也涉及以下这种状况:为了避免产生因本能欲望推迟表达所导致的身心紧张,于是长期听任自己冲动的即时发泄(譬如高频度手淫)。


  11、退化情感(regressive emotionality):也称退行,指当事人感受到严重挫折时,放弃成人方式不用,而退到困难较少、较安全的时期——儿童时期的行为模式上,使用比较幼稚的方式去应付眼前的困难和满足自己的欲望。

  退行包括完全的放弃努力,让自己恢复对别人的依赖,从而彻底的逃避成人的责任。临床上人格疾患者、歇斯底里和疑病症患者常见使用这种心理防御机制。不过就成人而言,短时间、暂时性的退行现象,不但是正常的,而且是极其需要的。譬如一个成年人,当遇到困难无法对付时,便觉得自己身上的“病情”加重了,需要休息,以此来退回到儿童时期被人照顾的状态中去,这便是无意识地使用了精神防御的退行机制。


  12、理想化(idealized ):把无所不能、完美或近乎完美的特征归于他人,并与之建立亲密关系,以避免自己体验到无能、无助或其他消极情绪。

  就成人而言,理想化(idealized)是不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但它作为个体所经历的心理过程之一,是人格发展的正常形态。作为心理防御机制,它也包括可以让使用者避免体验到自我劣等感,或者针对理想化对象(某个明星或“大人物”)的某种危险的情感,譬如蔑视、嫉妒或愤怒。


第三层:“神经症性”心理防御机制(“Neurotic” Defense)


  这些机制常见于3岁以后的“健康”人、神经症患者和处于急性应激状态的个体。对于应用者来说,这些心理防御机制能够改变个人的感受或本能表达。在旁观者看来,它们是个人的借口或“神经症的形成环节、苦衷”。它们往往能通过接受心理咨询、短程心理治疗性解释之后出现戏剧化的改变。

 

  13、内射(injective):将某个重要人物的某些方面内化为一个主观的表象,作为对失去那个对象的应对。

  个体可以内射一个“好”的客体,也可以内射一个敌对的或“坏”的客体,以获得一种控制那个客体的假象,以此避免体验到失去那个对象(分离)的焦虑。非防御形式的内射是儿童正常人格发展的必经过程。

 

  14、认同(identification):又称仿同或“同一化”。指通过变得像某一个对象而内化那个对象的人格特征。其中,同一化则强调了当事人对来自外部评价、期待的彷同。

  内射导致个体去体验到“另一个人”的内在表象,而认同则指将这个表象转化为自我的一部分,即从一个客体表象中吸收人格元素成为自我表象(自体表象)的一部分。同样,认同在人格正常发展中也能起到非防御性的功能。


  15、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用一些从感情上看来较不强烈的说法来阐述本能性的愿望,而且不付之于实际行动。其结果是,观念留在意识之中,而感情或冲动却已告消失。

  理智化是一组心理防御机制的统称,它包括以下机制:情感隔离(isolation)、合理化(rationaliza-tino)、仪式性(ritual)、抵消(undoing)、补偿(restitution)、性欲化(sexualized)、魔术性思维(magical thinking)等。这些机制之间虽然互相有些区别,但它们往往成群地出现。

  ⑴、情感隔离:将与本能冲动有关的想法与情感状态分隔开,以避免引起情绪与情感上的困扰。

  ⑵、合理化:也称“文饰”,指为无法接受的态度、信念或行为寻找正当的、一般化的、抽象的理由或解释,以使它们更易于接受。

  ⑶、仪式化:指为了满足心理的需要而进行的一套个人化的、重复性的、遵循一定程式的、具有象征意义的行为。这些行为可能有助于减轻心理压力。比如一个人因为失恋的痛苦,为了回忆以前的爱人,出门前都要摸一下门旁边的植物叶子,因为这盆植物是以前的爱人养大的。这便是一种仪式化行为。

  ⑷、抵消:通过说明、澄清或做相反的事情,来努力地抵消由以前的评论或行为所带来的性的、攻击性的或羞耻性的意义。它与幽默结合,常常表现为某种神经质的自谦、自毁、自残言行,以减轻某种心理冲突、焦虑和人际紧张与压力。

  ⑸、补偿作用:指企图用种种方法来弥补其因生理、心理缺陷或挫败(现实的或者想象的)而产生的不适感,从而减轻心理不适感。

  ⑹、性欲化:赋予某一客体或行为以性的意义,使得一个消极的体验变成一个令人兴奋的刺激性体验,以回避与客体有关的焦虑。

  ⑺、魔术性思维:强调某一客体或行为的神秘性或戏剧性,而回避与客体或行为有关的内心焦虑,或者试图对涉及内心痛苦的事实进行戏剧性、神秘性或宗教意义上的理解。

  理智化心理防御机制,包括为避免与人发生亲密感情而对非生物、非情感事物给予太多的注意,或者为避免表达出内心感情而去专注于外界现实,或者为了避免感知整体而去注意无关的细节等等。其中,神经性的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也包括在“仪式化”防御方式之中,虽然它们也可被认为是某种形式的内心置换。


  16、潜抑(Repression):驱逐无法接受的想法或冲动,或阻断他们进入意识,从而导致这样的结果:感情留在意识之中,而观念或内容却被意识忽视了。

  潜抑通常以表面上看起来是显得莫明其妙的天真行为、口误或笔误等行为显现出来,或者表现为当事人不能承认某一感官所输入的信息。也就是说,潜抑所造成的“遗忘”是很特别的,往往有高度象征性的行为可以提示这种压抑并不是真正的遗忘。潜抑与否认,前者涉及的是内在状态,后者涉及的是外在感官事实。潜移它只是让使用者不能在意识中感知到自己的本能和感情,而不是否定人们对于外界事件的认识和反应。譬如,如果有一个正在哭泣而却忘了为谁哭泣的话,这就可能是压抑;如果他否认自己流过眼泪,或者坚持认为所哀悼的人实际上还活着,那就可能是否认。


  17、置换(Displacement):将自己的某种感情或冲动从某个危险的对象身上撤回,转而指向一个较少关心的(较少情感贯注的)、安全的对象。又叫转移,也包括伪装性替代。

  它包括用某一事物或陌生人来轻易地代替那个在感情上占重要地位的人物。开玩笑、隐含敌意的诙谐和讽刺漫画,含沙射影地批评等,这些都涉及置换。大多数恐怖症、多数转换型癔症反应,以及某些偏见,也都涉及置换机制。

 

  18、反向形成(Reaction Formation)——将某种无法接受的愿望或冲动转化为与它相反的形式,其结果是,所表现出的行为与某种不能被人接受的本能性冲动正好相反。

  这种防御机制包括,当某人希望照顾自己时却明显地去照顾别人、“恨”自己真正喜欢的某人或某事物,或者“爱”自己所恨的竞争对手或所不喜爱的职务等等,也包括在话语表达或行为上采取与自己内心愿望相反的方式。

 

  19、分离(Dissociation):把局部的观念、表象从整体意识中分割出来,或者暂时而剧烈地改变自己的性格、行为或某种感觉,以期避免情绪苦恼。它与神经症性否认同义。

  它可能包括神游、癔症性转换反映、一种突然的毫无根据的优越感或漫不经心的态度,以及短期地否认自己的行为或感情。它也包括为了消除焦虑或苦恼而显得忙忙碌碌的行为、通过在舞台上表演来“安全”地表达本能欲望,以及为了麻木自己的不愉快感情而短暂地滥用某种药物或利用宗教的“欢乐”。分离比歪曲较易为别人理解,也比较体谅别人,较发泄来得短暂。


第四层: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Mature Mechanism)


  这些机制常见于12岁以后的“健康”人。对于应用者来说,这些机制能够把现实、人际关系和个人感情很好滴整合在一起。在旁观者看来,它们是美德和合乎情理的反应。在应激使用这些防御机制越来越多时,它们也有可能改变成较不成熟的防御机制。

    

  20、利他(Altruism):也称“假性利他”,指替代性而建设性为他人服务,并且本能地使自己感到满足或获得价值。表现为让自己服务于他人的需要,而且超越了自己的需要。

  利他行为可以用于为自恋性问题服务,但同时也成为一个人获得巨大成就和对社会做出建设性贡献的来源。它包括良性的建设性的反向形成、慈善行为,以及对别人的报答性服务。利他与投射及发泄的区别在于,它为别人提供的是真实的而不是想象的好处。它与反向形成的区别是,它让应用者至少获得部分地、精神性的满足。

 

  21、幽默(Humor):在某种困难的情境中发现戏剧性的或讽刺性的元素,来减少不愉快的情感及个人感受。表现为,明显地表达了某种危险的、冲动或冲突性的观念和感情,但却避免了使自己或别人感到不舒服。

  幽默也允许个体和事件保持一些距离和客观性,以使个体可以思考到到底发生了什么。某些游戏和滑稽的退行行为都属于幽默。与诙谐不同,诙谐是某种形式的置换,而幽默则直言不讳、有啥说啥,而且如果没有“在观察中的自我”的某些成分,就不可能应用幽默。幽默使应用者能够忍受而又集中注意到那些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与之相反,诙谐往往表现出注意涣散。与分裂样幻想不同,幽默不会排斥自己与他人的关系。

    

  22、压制(Suppression):也称抑制。虽然意识中产生了想释放本能获取满足的冲动,但在意识或下意识中却作出予以推迟的决定。

  压制实际上是一种克制机制,这种机制包括在遇到困难时坚持一线希望感,把已经认识到的不舒服感受尽量地缩小,在困难面前挺起胸膛、想方设法予以推迟而并不回避。使用压制机制的人是这么说的:“我明天会考虑这件事情的”,第二天也确实记得考虑此事。

 

  23、禁欲(abstinence):指在某些活动中,努力地消除或避免自己去体验某种本能的愉悦。

  禁欲常常表现为,当事人将冲动或行为导向或服务于追求卓越的或某种精神目标,例如因宗教信仰而选择独身等。

    

  24、预期(Anticipation):为排除内心的不舒服感受就未来作出切合实际的预期或计划,从而减缓因不能即刻满足而带来的痛苦。

  这种机制包括对将要出现的事物作有目的而仔细的计划(往往基于担心或恐惧)、对亲人死亡或外科手术等在情感上有了切合实际的“自知力”,与之同时能够在意识中和现实中采取自觉的行动。

    

  25、升华(Sublimation):将社会反对的或不接受的冲动以社会可接受的、浪漫的或创造性的方式表现出来,但不会改变冲动的本质与指向。

  升华表现为间接地或减弱了地表现出本能愿望,但是既无不良后果,也不会明显地丧失乐趣。它包括通过有趣的游戏、运动和业余爱好来表达攻击性,以及在求爱时用减弱了的方式浪漫地表达自己的本能。与幽默不同,在运用升华时,这种“为自我(ego)服务的退行”会有真正的后果并达到真正的目的。与“神经症性”防御不同,在运用升华时,本能没有被阻挠或转移,而是为之另辟途径。艺术成果就是典型范例。在投射时,个人的感情(例如,愤怒)被归因于别人。在置换时,个人的感情虽仍被承认为自己的,但是被重新定向于较不重要的对象,而且往往没有满足感。但在升华时,感情被承认、被修改、并被定向于比较重要的人或目标,所以会产生适应的本能性满足。 



(附录):防御方式量表(DSQ)测评指标说明


  总体指标说明

  1、四个因子分及因子均分。因子均分:反映的是评定者在某因子上自我评价介于1—9的那种程度。四个因子分别为成熟防御机制、中间型防御机制、不成熟防御机制,掩饰度。如越靠近9即应用某类机制的频度越大,其掩饰度则越小。

  2、各防御机制分及均分。各防御机制分为反映该机制项目评分之和,此指标目的在于了解评定者在某防御机制上,自我评价介于1—9的那种程度。即越接近9应用此种防御机制的频度越大。


  防御机制分类

  因子1,不成熟防御机制:

  投射(可区为妄想性和非妄想性两类)

  被动攻击

  潜意显现(也称潜意识释放、见诸行动)

  抱怨(可理解为疑病的表达)

  幻想(内射出一个自体或客体)

  分裂(同割裂)

  退缩(同退行)

  躯体化(可理解为疑病的表达)

  因子2,成熟防御机制:

  升华

  压抑

  幽默

  因子3,中间型防御机制:

  反作用形成(即反向)

  解除(成熟性的付诸行动倾向,目的是为了解除内心焦虑)

  制止(同压制)

  回避(较为成熟的退行)

  理想化

  假性利他(同利他)

  伴无能之全能(抵消的一种)

  隔离(同情感隔离)

  同—化(趋同性、认同、仿同,与自我同一性关联)

  否认(是有意识的,所以区别于精神病性的否认)

  交往倾向(属于成熟性的见诸行动)

  消耗倾向(属于成熟性的见诸行动)

  期望(同预期)

  因子4,掩饰因子。该量表的6,14,15,20,26,31,44,48,57具有测谎功能,以查明当事人可能的掩饰程度。


  注:以往了解防御机制的方法,主要是会谈和自传分析。应用问卷能够较全面.省时地收集较标准的资料,便于比较和研究。此间卷能够提供一个连续的心理社会成熟程度指标,不仅适用于研究常人的防御行为,也适用于各种精神障碍和躯体疾病患者的防御行为。 缺点是这个量表有些老旧,跟不上精神分析理论概念和临床需要的发展。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电话咨询:028-8608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