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岛,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专业平台 028-86082166

官方微信 关于南岛
028-86082166

你有被“大智慧”忽悠过吗?

王律 2024-01-01
    浏览:218
分享到:

上个月我参加了一次某读书会的活动,正巧碰上读书会的随机换书交流。


我用《看不见的女性》换回一本书,书名已经忘了。内容是对一位著名高僧的访谈录。书友介绍说,高僧是一位有大智慧的人,这本书让他很有收获。


回家的路上我怀着敬畏翻阅了一下,高僧对经济、教育、情感等几个维度的问题都发表了高见。然后,我带着一种被忽悠的心情进了小区,恭敬地把书放进了垃圾桶。


这引发了我的一个思考——当我们在说“大智慧”的时候,到底指的是什么呢?除了佛学当中的那个含义,还有别的什么吗?


我们通常觉得,一些修为很高的僧人,他们是拥有大智慧的人。我有幸跟这样的人接触过,感受非常好。他们内心宁静、祥和、慈悲,营造出一种能量场,会让你觉得和他们坐在一起,内心也变得宁静起来。这样的状态,许多人都心向往之。


不过在考虑怎么追求这种状态之前,我们有必要先考虑怎么理解这种状态。系统论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指导意义的视角。


系统论说,任何一个系统,都是由要素、连接、功能这三大基础构成,而不是要素之间的简单相加。


一只小小的铅笔。要素就是木头、铁、铅、橡皮,连接就是这些要素的构成关系。比如木头要做成杆,铁要制成一片圆环并将圆柱形的橡皮绑在木杆的一端,铅通过复杂的加工做成笔芯嵌在木杆里。功能是一头可以用来写字,另一头可以把字擦掉。假如我只是把构成一支铅笔的全部原材料打包给你,你一定不认为那是一支铅笔,这一堆原材料也不具备铅笔的功能。但不论木头换成哪一根,铁片换成哪一片,只要连接方式一样,铅笔就还是铅笔。


一个国家从封建制走向民主制,虽然人还是那些人,地还是那块地,但国家却完全改头换面了。为什么?因为这些要素的连接方式——也就是关系发生了变化。


很显然,在这三大基础中,连接是最重要的,要素最不重要。


同样,我们可以把“我”这个词,也用系统论的视角看成一个集合名词。“我”,由许多要素和这些要素之间的连接集合而成。要素之间关系一变,“我”就会变。在身体上,细胞如果都遵守契约,身体功能就正常,一旦出现不遵守契约无限繁殖的细胞,我就可能患上癌症;在精神上,如果心理各要素之间存在强烈的冲突,我就会痛苦,如果各要素之间很协调,我就感到平和;在社会层面类似,我与社会发生连接的方式不同,我的社会身份、社会地位、社交圈子就不同。这三个层面相互影响,相互重叠,共同构成了“我”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


因此当我们思考那个经典的哲学命题“我是谁”的时候,有必要区分这个“我”到底是指一个单独的要素,还是指一个复杂的系统。


我想,高僧的宁静祥和是他把欲望、执念等要素的关系调整到了一种非常和谐的状态。你可能向往这种祥和,但你不一定要变得跟他一模一样。因为从系统论的角度看,这种状态只是“我”这个复杂系统中连接方式的一种,至于有没有更好的连接方式,这是一个价值判断,没有最优解。


也许你所希望的状态还包含这些部分:


2020年,你认为比特币就像黄金一样,失去了交易情景就不再有前途,所以你不再看好比特币。你看好狗狗币,因为它符合格拉德维尔的流行三要素,加上狗狗币是增发的,可能会创造出越来越多的交易情景。于是你投资了狗狗币,后来赚了很多钱;


7月,你在公司面临一个晋升的机会,你明白,想要获得权力就要做权力运作,你知道权力的规则,也知道哪些动作最有效。但是你又不太愿意,因为那跟你的性格不相符,于是你陷入了纠结。后来你还是加入了竞争,并最终获得了职位晋升。这个过程中,你内心没有太多煎熬,因为在你决定去竞争的时候,就试着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一个运动员的状态,你带着到赛场上进行竞技的精神去争取职位,你越来越像一名职业运动员,你在获得晋升的同时维护住了内心的和谐。


周六出门,妻子觉得你的穿着不合适,你和她大吵一架。冷静下来之后,你透过表象分析出你们关系中真正的问题所在。在你的帮助下,妻子表达了她对关系真正不满的地方,你没有哄她,因为你知道哄的结果只是处理掉情绪从而完成一次压抑。你和她通过有效的沟通,达成了真正的相互理解。你们相处的时间越长矛盾就越少,相互的理解、支持、包容、积极回应就越多。


你从不辅导孩子写作业,但孩子成绩不错。因为你发现孩子的“教育基因”似乎并不是弱版本。更重要的是,你给孩子建立规则的这个部分是有效的,孩子能够为自己的学习行为承担责任。同时,你的孩子有着良好的服务意识,在班里是班长,老师喜欢,和同学关系也好。


当然,你也有你的弱点,但是你接纳它,能完善就完善,完善不了就揣着走。就像我过去接触过的一位僧人,他的腿骨折过,手术以后左腿比右腿短了1厘米。他通过关系申请了一张残疾证,他说,虽然短一厘米几乎没有影响,但有了这个残疾证,出去旅游要省好多钱。


这种做法可能不高尚,但是这位僧人对此没有一点内心冲突。


如果说我有机会和这样的你或者访谈录里那位著名高僧的其中一人成为朋友,那我一定选择你。


因为相比于“存天理灭人欲”的祥和状态,对内,你可以让自己心智系统足够和谐,对外,你可以处理好各种复杂关系,并运用现实能力通过交换满足自己的需求或欲望。社会因为有你这样的人,经济才会发展,科学才能进步。在我看来,你是一个更能够用理性掌控“我”这个复杂系统的人,你的智慧,比那些自称有“大智慧”的“他”大得多。


在现实中,就算你和我一样是个普通上班族,有许多烦恼,但你的智慧可能也并不比“他”差。毕竟“我”这个复杂系统有多个维度,毕竟“他”不直接创造GDP。


回到精神分析,精神分析的真正目标只有一个:发挥自我意识的功能,扩大意识的掌控范围。学习精神分析理论是这个目的,接受分析去探索无意识更是这个目的,获得各种其它有用的知识和技能也是这个目的。


因此我的理解是:意识的范围越广,你的自我意识抑或自由意志,就越能够用理性掌控自己,把握世界。如此,你就是拥有大智慧的人。最可怕的并不是意识的范围不够广,而是自以为已经很广。就像那个给华为管理层写战略发展建议的应届生,最后只是得到了“有病治病,无病建议辞退”的回复。



(作者:王律~南岛客座咨询师,周四小组第13期成员)

Leave a message

关注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咨询预约:028-86082166